画眉鸟

我家有一只画眉鸟。它有一张尖尖的小嘴,小小的眼睛里镶嵌着水灵灵的黑珍珠,眼睛周围好像专门画的一圈白色的眉毛向后延伸,这大概是画眉鸟名字来历吧。过了一会,它大声唱起歌来,忽高忽低,非常好听。它喜欢吃蛋炒米,它看上去很可爱,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小跳,我给它起叫小跳是因为它很爱跳。我每天早早的起床给它喂食,以前我一离的它近了,它就跳来跳去,现在它好像认识我了,我离它很进,它也不跳了。爸爸每个星期赶集的时

- 阅读全文 -

我喜欢的小狗

我家有只小狗,它身上的毛是黄色的,长得肥乎乎的,我们都叫它“豆豆”。“豆豆”可可爱了。它金黄的的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远远看去就像一团金子在滚动。它的耳朵经常耷拉着,很像我们冬天里戴的耳护。它那张小巧玲珑的脸上,嵌着一双圆圆的眼睛,像两颗黑宝石闪闪发光。一个灵敏的鼻子长在脸的正中央,只要哪里有好吃的东西,它总是第一时间闻到。最特别的是它的那张小嘴巴,就像一个报警器,只要一有陌生人来我家,它就“汪汪”

- 阅读全文 -

千情汇为一粒土

当你为一棵棵亭亭玉立的青树,一朵华丽珍贵的花儿,为一粒结实的果实,赞叹时,你是否想过脚下踩过无数脚印的泥土。一寸泥土,一寸风景。黝黑的泥土是手持着锄柄布满泥污的锄头,挖掘了一片天地的农民。 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农民对于泥土是腼腆的儿子 。泥土赐予他们的是丰收的果实。干燥的泥土上耸立着高楼大厦。泥土被覆盖在地下,身负着千万斤重的楼房。泥土依旧沉默寡言,它的内心欣喜人们的欢乐。泥土香,故园情。土,从你

- 阅读全文 -

胡杨颂

是谁在大漠中展示风采?是谁在骄阳下奋力伸展?是谁在寒风中屹立不倒?只有胡杨。春光遍野。胡杨在天地之间汲取灵气,日月之间汲取精华。他在为新一年的挑战做好准备,看:他的根奋力地向地下伸展,深深地植于大地体内,与大地合二为一;他舒服的沐浴着大漠给他送来的春风,接受春天的洗礼。在新的一年里他又将昂起他高傲的头颅与一切困难搏斗。他将延续那千年不倒的神话。啊,胡杨树!你“活着昂首一千年”。夏日如火。粗壮的胡杨

- 阅读全文 -

小草赞

人们总是讴歌那斗风雪的梅;傲秋霜的菊;妩媚多姿的牡丹;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可我却由衷的喜欢那平凡的小草。草是绿的最早的生命。每年春天,是它最先吐出的嫩芽,唤醒沉睡的大地,向人们报告春天的信息;是它的绿衣裙,给美丽的春天带来勃勃生机。同样,它也是枯萎的最晚的生命。在万木沉睡的时候,他仍然冒着寒风,不畏惧季节带来的无情冷漠,用自己单薄的身躯,极力想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为人们抵挡住那漫天寒气。他是那么

- 阅读全文 -

我爱梅花

花的世界里开放着各种争奇斗艳,多姿多彩的花儿。因为他们是美好的象征,所以,谁都喜欢。有人喜欢华贵艳丽的牡丹,有人喜欢绚丽火红的玫瑰,有人喜欢淡雅幽香的水仙,但我却偏爱独傲霜雪的梅花。梅花——自古以来,都是诗人们赞颂的对象。就像毛泽东的“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陆游的“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以及王冕的“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这类诗句不胜枚举。梅花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没有菊花

- 阅读全文 -

含羞草

去年夏天,别人送了我们一盆含羞草,它只有六七厘米长,几片残缺不全的叶子,于是我把它养了起来。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我给它浇水施肥了,便向摆放花盆的那个地方望过去,一看到盆中的含羞草,那棵难看的它已经伸直起了纤细的腰,伸出了三片嫩绿的叶芽,那嫩绿的娇叶在风中摇摆,仿佛是小姑娘伸出手在向我招唤。我伸手抚摸它,它竟然害羞般地收拢了叶子。等一会儿,它又悄悄地把叶片伸展开来。从那天起,我发现含羞草几乎一天长出一

- 阅读全文 -

家乡的臭豆腐

人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我说“芜湖美食甲天下”。说起芜湖的美食呀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从小笼包、煮干丝、虾籽面,到红皮鸭子、铜锅藕稀饭、赤豆酒酿……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就连最不起眼的“臭豆腐”也做得有滋有味,让人垂涎三尺。哈哈,别急别急,听我慢慢道来!臭豆腐呀四四方方的,像一个个正方体的小积木,黑黑的外衣里包裹着白白嫩嫩的嫩豆腐。把它们倒进锅里“滋啦滋啦”直响,臭豆腐欢快地在油锅里翻

- 阅读全文 -

我是一棵小草

我是一棵长在山坡小草,我没有漂亮的衣服,也没有五颜六色的花冠,只有春姑娘给我的绿色衣服。春姑娘,悄悄地来了,我努力的生长着,太阳公公给我送来了温暖的阳光。几天过去了,我终于突破了泥土,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天空。我们天汲取着充足的阳光和甘甜的露珠。时间飞逝,夏姐姐走来了。但是可恶的雨水,像鞭子一样打在我的衣服上,冲刷了我弱小的身躯。在这漫长的阴雨天中,我是多么期盼太阳公公的到来。终于,雨过天晴,太阳公公

- 阅读全文 -

我最喜欢的玩具

我有一只哈姆太郎小老鼠,它是我吃肯德基时店里送的礼物。哈姆太郎非常可爱,头上一对半月形的耳朵,弯弯的,胖乎乎的脸上有一对惊喜的大眼睛,小巧玲珑的嘴巴分成三瓣,身上穿着一件绿色的紧身衣,双手攥着拳头高高举起,好像在给我行礼。只要你打开开关,它就会唱起动听的歌。一次,我的表姐韦静文来到我家。我高兴地对她说:“我有一只会唱歌的小老鼠,它的名字叫哈姆太郎。”姐姐疑惑地问:“能给我看看吗?”我二话没说,马上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