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什么

我常常想,爱是什么?我问奶奶。奶奶摸摸我的头说:“傻孩子,爱就是爱呗,还能是什么东西吗?”我又去问老师,老师说:“每个人对爱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你要用心去感受!”唉,其实,我还是没弄懂什么是爱,但是,老师说得对,我就用自己的心去认真感受吧。妈妈最喜欢问我一个问题:“宝宝,你爱我吗?”每次,我都毫不犹豫地回答:“爱!”妈妈就会微笑着,在我的脸颊留下一个甜甜的吻,说:“我也爱你!”哦,我明白了,爱是妈妈

- 阅读全文 -

解老先生略传

解老先生,生于农家,少时受业于名儒唐老先生。后得国家师范教育,以教书为业,享高级职称,为庐西防虎中学校长。青年伊始,先生耕耘杏坛,数十春秋,呕心沥血。既任校长,脚踏实地,感召同仁以人格,引领发展以睿智。先生仁德,一生桃李天下,无论仕宦或贩夫走卒,桑农子弟,皆以先生名下为荣。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直至晚景,先生仍不忘己责,虽退位校长,对青年栽培之情,念念不忘,言之谆谆,意之切切,感人肺腑。今先生年势虽

- 阅读全文 -

心灵的拐杖

面朝黄土,他扛起了一个家,而今花白了发,他依然健朗,只因拄着心灵的拐杖。——题记黑色的外壳,机身宽而稍薄,超大的矩形屏幕,约莫指甲盖大小的按键。这是一台手机,一台“老人机”。此刻的它正被老人握在手里,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机身,温柔而缠绵。老人在等待着什么,在这等待的过程中,他可以慢慢地,回忆些什么。那该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年头,别说手机了,连电话都没有。唯一的通信方式便是写信。一笔一划的思念,一字

- 阅读全文 -

向目的地进发

你航海向目的地进发过吗?当船缓缓离开海岸时,我们喜悦、兴奋、憧憬;当船终于抵达目的地时,我们莫名地失落。是否我们真正在乎的不是结果,而是那个充满幻想与美景的过程?尽管,过程中充满荆棘、危险与恐惧。或许,这就是过程的美。——题记蒲公英为什么会飞翔?小时候,我就不断地问自己。我对那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有着无比的好奇。为什么她可以这样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飞翔?她知道自己将在何时、何地长眠吗?她是选择在一片

- 阅读全文 -

又到荔枝成熟时

又到荔枝上市的时节,满街鲜红鲜红的。爸爸买了满满一大袋回家,一边吃,一边念:“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我也一边吃着鲜荔枝,一边摇头晃脑地跟着念,嗯,的确很美也很浪漫。但是,爸爸总说少了一种味道三十多年前家乡荔枝的那种味道。听爸爸说,他小时候,家乡并不像现在有那么多荔枝树。村头有一棵高大的荔枝树,也是村里唯一一棵年年挂果的荔枝树。那棵树有五六米高,枝叶繁茂

- 阅读全文 -

扫除腻粉呈风骨

时下,人们喜欢美容,买贵重的化妆品。一项英国科学家的研究表明:会化妆的女性平均收入往往高于不化妆的女性,而且显得更聪明。所以,化妆的女人不一定优秀,但优秀的女人一定会化妆,一定会更注重仪容仪表。爱化妆是爱美之心的表现,这种心里人皆有之,但只注重这外在的“浅碧深红”,而忽略了内在的“芳香馥郁”,岂不是有徒虚表之嫌?李清照描写桂花诗说:“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我想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 阅读全文 -

留得往事成回味

细碎的阳光下,树影成双。沧桑的老屋旁,人心迷惘。朝花夕拾。一地花影,哪一片是我丢失的?曾经面对这一片静好,在岁月中寻找着自己心中的向往。到常开不败的花丛中去找吧,到一字成行的老树旁去看吧,到乱红堆积的繁盛处去听吧。像一个走过一生的人,变成孩子,每天带着无数新奇的幻想去张望蝶影的翻飞;像一个痴情的恋人每日到那斑驳光影中的车站处独自翘首;又像一个垂暮的老者,安详地等待召唤。曾记否,在这无处安放的青春中

- 阅读全文 -

从未走远

记忆里有一朵花,叫做童年,那朵花盛开的沃土,便是什么也冲不散的家园,哪怕它有多么平凡。——题记远远地看到军区总医院,往事像被打开窗户一般帧帧浮现,那是一片开满笑声的土地。那些人、那些事,虽然已经变了,散了,却印在我心底从未走远。我想起每一间聚过的餐厅,一张圆桌上围坐着的好友们,畅谈工作趣事,满房间溢出的谈笑声犹在耳边。如今却只是一张空桌,干干净净,连那时嵌进去的美好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曾走进去寻找

- 阅读全文 -

我敬佩的一个人

让我敬佩的人有许多,但是最让我敬佩的还是那位顶着草帽,戴着口罩的清洁工。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三的晚上,我吃过晚饭,便跑到马路旁焦急地等待着从县城赶回家的妈妈。这时,一阵滚滚的灰尘向我扑来,我赶紧用手捂住鼻子。我知道是清洁工人在打扫卫生,于是我故意大声喊道:“哎呀,打扫卫生也不必扫得那么卖力吧!看,灰尘满天飞的,也不知道洒点水!”我赶紧从肮脏的马路旁跑到了一家商店门口。我知道我说的话有点过分,可话已经说

- 阅读全文 -

学着这样做

每个人都会有掌握自己人生的机会,但当命运之石放在你的手心时,你知道该如何使它变得有意义吗?也许你会说,有意义的人生就是做许多有意义的事啊!于是我常常问自己:怎样做才算值得?才算没辜负我这一生?翻开史册,我找到了答案。只因为罪臣的一句伸辩,他下放监牢、受尽折磨,在这样曾使无数人心胆俱裂的环境中,他用自己不屈的意志挺了过来。他在受酷刑折磨的同时,用另一种方式诠释了自己的生命——着《史记》!他用生命,呕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