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紫竹院公园

紫竹院和别的公园一样,一年四季都有美丽迷人的景色。春天,树木长出了嫩绿的叶子。玉兰花蓓蕾初绽,榆叶梅也含苞欲放,嫩黄的迎春花轻轻地向我们招手,粉红的桃花向我们微笑,柳树花像麦穗似的挂满了枝头,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摆。碧绿的湖水在阳光下泛着粼粼的波纹。夏天,树木长得郁郁葱葱。月季花开了,红的、白的、粉红的,真是鲜艳夺目,美不胜收。美人蕉的花也开了。河里的青蛙不停地叫着,好像在说:“夏天真美啊!夏天真美啊

- 阅读全文 -

那美丽,淹没在人群

突然间心中有种失落感,不知道干什么好,走出房间,我冲向了大自然。常绿的松柏在小草的映衬下,透露着鲜嫩的绿色。春雪乍到,那未来得及化为尘埃的枯叶中夹杂着的嫩绿,与雪的交相辉映下,仿佛整个世界都成了一片柔和的色彩。那夕阳的余晖照耀在雪上,唯美到了极致。那美丽的一瞬间过后,温度让那美丽升华到了极致雪水由嫩绿的叶间滑落,此情此景婉如一个潸然落泪的少女般惹人怜爱。我又怎么舍得不去欣赏,这冰与水,冬与春的交替

- 阅读全文 -

随着冬远去的脚步,春无声无息的飘来了。环视校园,风中摇曳的白玉兰,火红的红海棠,粉嫩的桃花,。弦歌湖旁,柳枝在水中摆动着婀娜的身躯,云雀们站在树枝或房顶上,隔着胡对唱着情歌。春天的宏力学校真是一座大花园。小草偷偷的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风拂过草地,小草们便跳起了旋转舞。花啊,美的似仙女一样。轻轻地走到红海棠面前,前几天还羞羞答答不肯出来的小花苞,,现在却犹如一位惊艳绝伦的姑娘,穿着石榴裙,

- 阅读全文 -

春天到了,春是个美好的日子,我很喜欢春天。从远处看,那狭长的油菜田就好像大自然的腰带;零星的油菜田,一块块金黄,与小麦的绿色相间,交织成装饰田野的美丽图案;那整片的一望无际的油菜田。又像是绿色的地毯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黄绒。油菜田旁边的小河里,河水碧绿,菜影倒映,黄绿分明。微风吹来,油菜翩翩起舞,舒展着它那美丽的姿态。你看那金色的小花朵,伸展着四片小小的花瓣,长长的菜苔四周整齐地排列着一只只小巧的色彩

- 阅读全文 -

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在巴林右旗,是一个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好地方。这里有青青的大草原,像绿色的地毯铺向远方。“地毯”上牛羊成群,犹如流动的画卷。夏天,草原上的草长得非常茂盛,那些五颜六色的不知名的野花一朵朵争奇斗艳,把大草原点缀的非常美丽。成群的牛羊时而悠闲地大口大口吃草,时而撒欢追逐。每年六七月份,人们都举办草原盛会——那达慕,为了庆祝风调雨顺,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射箭、骑马、摔跤比赛,这段时间是草原最美

- 阅读全文 -

秋天

秋天来啦!秋天来啦!你看,一望无际的田野像金色的海洋,遍地的稻子都是金灿灿的。一阵风吹来,他们弯着腰不断地向我们点头呢。你瞧,葡萄架上那紫中带亮、圆润可爱的葡萄像一串串紫色的珍珠,馋得我们直流口水。摘一个放进嘴里,直甜到我们的心里。你看,苹果娃娃迫不及待地从绿叶中露出红红的脸颊,正朝着我们微笑呢。秋天真美啊,我爱秋天!文章篇幅虽小,但小作者开篇就用两个“秋天来了”表达出对秋热切期盼之情。而接下来对

- 阅读全文 -

校园

默默地,校园在夕阳金色的余晖中站成一幅剪影。吐出最后一群归去的喧哗,热闹了一天的校园终于宁静下来。带着份跋涉书山的淡淡倦意,我漫步在校园的小道上。首先映入我的眼帘的是“小桥流水”,无纹的水面折射着微弱的阳光,让颤颤的散射的明亮融入渐渐变浓的夜色中。横卧的小桥在无声的校园中无声地披上一身微微带金的霞色。那斜长的倒影无语,许是倦了吧,却仍掩饰不了那白天曾涂抹在上面的欢闹。西沉的斜阳被校园假山的山顶拦住

- 阅读全文 -

金色的秋天

又是一个金色的秋天,虽然它没有春的绚丽,也没有夏的热烈,更没有冬的圣洁,但它却有秋的收获,秋的风采。秋漫步在田野上,所到之处,金色烂漫。放眼望去,无际的田野上,可爱的金麦放出耀眼的光芒,甚至还散发出了小麦的香味儿。坐在田野边的小路上,听见秋风吹动落叶那宛如天籁般的声音,那是多么怡人,多么惬意啊!林边的那条石子小路已被漫天飞舞的落叶铺成一条金色的道路。凉爽的秋风迎面吹来,树叶轻轻的舞动着身体。慢慢地

- 阅读全文 -

校园春色

春姑娘来了。她送走冬天的冷气,带着温暖的风雨阳光,步入我们的校园。她用那双灵巧的手把校园装饰得犹如天堂一般,美不胜收。那操场上的小草,在春风的吹拂和细雨的滋补下,仰起幼稚的小脑袋,笑盈盈地打着招呼:“春阿姨好,春雨、春风姐姐好!”朗朗读书声从教室里传出,伴随着绵绵细雨,让人们的心情感到格外地舒服。中午,太阳公公把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把学校的花园小区映射得像个天国,美丽极了。把旁边装饰豪华的学校科学

- 阅读全文 -

美丽的雪景

雪是冬天的使者,洁白的象征,它以自己独有的身姿装点着大地。像玉一样洁,像烟一样轻,像柳絮一样柔,从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飘落,把这美丽的世界装点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清晨,我走在路上。突然觉得脸颊一凉,抬头望去,无数颗米粒大小的雪子纷纷降下,有的打在屋顶上,“沙沙”地演奏着冬日交响曲;有的打在树枝上,调皮地翻了个跟头;有的落在了地上,高兴地蹦来跳去。渐渐地,这些顽皮鬼都溜了,化作了清澈的雪水一个劲儿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