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生日会

王贤皓的生日是1月15日,他邀请我、陈康泽、叶凯鑫、王珏莹去参加他的生日会。王贤皓最近迷恋上了《斗龙战士》这部动画片,同时也买了几件这部动画片的玩具,就差一种,他就可以将这些玩具合体了。于是,我便到商场精心为他挑了那件玩具,希望他会喜欢吧= =。1月15日下午三点,我第一个赶到王贤皓家,开始兴奋地与王贤皓谈话玩耍。命运之神一点都不眷顾我们,王贤皓正好得了病,声音沙哑,失去往日的活泼。紧接着,叶凯鑫

- 阅读全文 -

方特二期夜场游记

2013年7月27日,是暑假里非常热的一个周末,妈妈和她的朋友带着我和妹妹,去方特二期公园感受夏夜方特里“水世界”的清凉和“烟火晚会”的绚烂。 “到了,到了!”妹妹兴奋的喊着。我们来到了偌大的停车场里,眼前的“车山车海”简直是一片车的海洋,在停车场里转了两圈,终于找到了停车位。来到方特二期的入口,就看见可爱的“嘟比、嘟妮”站在门口,好像在对我们说“欢迎光临”。进了大门,一座古老而神秘的城堡映入我们

- 阅读全文 -

美丽的牛小——我的家

我们的校园位于牛塘镇南面湖滨路旁,她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是一个人才辈出、环境优雅的学校。我们在这个大家庭里快乐地学习,幸福地成长。走进西校门,一幢崭新的、现代化的仁德楼矗立在眼前。跨进仁德楼,一面通透的玻璃幕墙便跃入眼帘,上面悬挂着一幅玫红色的对联——“扬大爱尽责的精神,办生动大气的教育”。来到大厅,一眼就看见那巨大的孔子雕像,他慈眉善目,双手合辑,眼望前方。听老师说,孔子是古代著名的教育家、思

- 阅读全文 -

校门

轰几道雷声自阴沉的天空传来,顷刻间,瓢盆大雨。无数道雨柱砸向地面,地面变得坑坑洼洼了。在雨幕中,一个单薄瘦小的身影艰难地走着。他叫狗娃,今年十岁。此时汗水混合着雨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衫背上背的柴火已经湿了。看样子又要晒上几天才能用了。”狗娃心里无奈的想道。小小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又坚定了目光,向远处走去,小小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十年前,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女人被房外的狗叫声惊醒。当她打开房门时,看到

- 阅读全文 -

两只小青蛙

二零零四年的春天,中国有两只小青蛙想要迁居到别的地方去住。小青蛙牛牛是宣城里的一条臭水沟里的青蛙,他想要到泾县去住。他想到他将要在美丽的桃花潭度过自己的余生,不由得兴奋起来。小青蛙妞妞是泾县那美丽清澈的桃花潭里的小青蛙,她想要到宣城来住。她想到自己将要在梅溪河度过快乐的生活。不由的激动起来。经过千里跋涉,两只小青蛙终于在杨柳相遇了。牛牛说:“你是泾县的青蛙,生活一定幸福。”妞妞说:“你是宣城的青蛙

- 阅读全文 -

一封家信

我客居洛阳城有一段日子了,不知家人、朋友是否安好?我抬起头来,不知不觉已经是秋天了,秋风把我身边树上的叶子吹了下来,那一片片飘在空中的落叶像火一样红、像金子一样金,那落叶如同一只蝴蝶在半空中飞来飞去,家乡也是这样的吗?是啊,是时候给家中写一封信了。提起笔来,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写了又停,停了又写,可要表达蕴含游子之情怀非常的细,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这时我想起了在家乡的时候是多么的温暖呀!早上和朋友

- 阅读全文 -

爱心早餐

今天,我破天荒早起了,看时间还多,就想:每次都是奶奶做早餐,这次就由我来烧吧。我和姐姐溜进厨房,从冰箱里那出鸡蛋、葱、香肠,拿出一个碗,啪、啪、啪,三个鸡蛋便打了进去,“筷子兄弟”急了,说:“小主人,我想跟鸡蛋姑娘共舞了!”瞧它急的,连汗都冒出来了,我也只好成全他了。油烧开后,我先把鸡蛋轻轻地倒进锅里,起初还好好地,可突然油“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一滴油落在了我的手指上,“好痛”!我瞬

- 阅读全文 -

实力与运气

往往会有人会羡慕头条上的中彩票一夜暴富的人,往往会有人羡慕考试时的蒙对选择题答案的人。常常有人会说,要是我有他那样的运气,我会比他还成功。可是,一个目不识丁的人,即便他有了巴菲特的运气,他能成为“股神”吗?答案当然是不能的。运气是什么?当某一件小概率的随机事件发生了,这就是运气。中彩票固然是运气使然,但依旧有报道,说某人中了头奖,一时激动心肌梗塞死了;又或者继承了千万遗产,却因为分配闹得妻离子散。

- 阅读全文 -

给你一个爱金山的理由

在我的认知里,金山是一个很平常的地方。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从没有积极地在网上查找过关于她的资料——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乃至经济发展,也从未大肆赞扬过她。但我爱金山。她是我的故乡。很多人都说,月是故乡明。轻悠悠的五个字从唇齿间流出,却生生让人品出了些向往与思念,这是专属于漂泊异乡抑或是异域的游子的字句。我并不宠溺偏爱故乡的月,因为我从没有长时间地离开过金山,金山于我,是空气也是习惯。海风是吹惯了的

- 阅读全文 -

我们歌唱春天

最近,戴老师宣布:“下下周四有一个歌咏比赛,我们班要参加。”话音刚落,同学们就发出一阵一阵的尖叫声。“哇,唱歌啊,我不会啊!”“比赛?真的吗?唱什么歌好呀?”“哦!耶!我喜欢!”……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教室里一片躁动,最后还是戴老师敲了敲讲台才安静下来,“大家商议下,选什么歌好呢?”这一说,教室里再次沸腾了,“什么?!自己定?卢沟谣!”“嘀哩嘀哩!”“摇船调!”……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唱《嘀哩嘀哩》。今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