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门

一条界线,划定两种生活。——题记灰蒙蒙的天空笼罩了整个大地,丝丝细雨将树叶洗的发亮。偶尔驻足在校门前,透过那朦朦的雨帘仍可发现门口挂着的各项荣誉,闪动着耀眼的金色光芒。校内的世界色彩缤纷,与校外的世界迥然不同。我感觉校门就像一条界线,踏进去的人带着希望,出来的人怀着信心。走进校门,可以感受到一股书香的气息。朗朗的读书声从远处传来,敲碎了朦胧的早晨,同学们整整齐齐的坐在教室里,期待着新的收获。上课了

- 阅读全文 -

大树与小草

当大树还不是大树时,他遇到了伸了个懒腰刚刚从土里探出头来的小草。年轻的大树就这样和小草相遇了。一直到以后的很多很多年。大树当时的生存环境还很恶劣。大树撑起自己的枝干和一片片绿叶,覆盖在小草上面,这些绿叶盖成的屋顶,便成了他们的家。虽然有时会被雨淋到,也有时会没有养料,也会有小虫子在身上爬的时候,甚至还有没有办法请啄木鸟姐姐的时候。大树感激小草那么长久的陪伴,想给小草更好的生活。但小草却很快乐,“有

- 阅读全文 -

面对伤疤

生活是一种奢侈的感情,经历了千变万化。世事无常后给了我难忘、感恩、感动、更没忘捎给我无数伤痛。面对伤疤,我应该与陈子昂同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还是找司马迁 说“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所往”的无奈与感伤。不,面对伤疤,我应该与青春同在。五彩缤纷是因为万物生辉,勇敢挑战是由于我当拥有自己最平凡的神话。高考落幕,金榜题名者容光焕发,落第失意者则愁容满面。当我经意或不经意地

- 阅读全文 -

人间至味江南忆

轻触记忆的帘拢,任思绪漫溯到江南。在那里,忘却了俗世的名利追逐,淡忘了浮华尘世的喧嚣。留一份平和与淡雅,让我静静来把人生思索。——题记终于有幸来到江南,静心领略它的风韵,享受这次美丽的邂逅,品尝这次人间的至味。抚过小巷的一块又一块青砖,好像这座小城光阴的声息都静静流淌在上面;走在小巷的麻石路上,曲折幽深,却古朴悠闲,宁静淡泊;细琢那不施粉黛的江南女子的韵致,清秀的脸庞,深邃的眼眸,精致的轮廓,美的

- 阅读全文 -

感动在微笑的精彩瞬间

人生如戏,值得我们感动的往往只是一个个瞬间。——题记2008年,对我们每一位中华儿女来说都是如此的高兴,如此的喜悦,如此的激动……因为第二十七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我们首都北京举行,这一刻,是我们百年圆梦的开始。在此次盛大的比赛中,中国的运动健儿们以他们全新的面貌迎接来自五湖四海的运动员们。在这次比赛中,我们收获了太多的感动;有微笑的,和哭泣的,有遗憾的,更有因伤而退出比赛时的不舍与心痛……何雯娜,一

- 阅读全文 -

我相信没有到不了的明天

这个世界,对于有的人荒冷到寸草不生;对于有的人,却是繁华热闹,每一说话行走,都会有草木花开,果实飘香。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是第二种人,便是所谓的幸运儿,被耶稣庇佑被上帝疼爱的小孩。我有健全的身体,爱我的父母和和睦的家,我的人生似乎太过走运,没有什么大风大浪,甚至都掀不起一丝波澜。于是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很走运的小孩、可能是我太过幸运,连上帝都看不过去了,于是就掀起风浪,把我卷进一个漩涡里,我挣扎过,

- 阅读全文 -

那个风雪夜

“学校又要收钱了。”我急忙凑过头去,继续听着同学们的谈话。“收多少啊?”旁边的一个问道。“不清楚,好像是50元吧!明天就要的。”听到这儿,我心一抽,转身走出了教室。外面的天气很冷,大风呼呼地刮了好几天了,丝毫没有停的意思。爷爷得了心脏病,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用完了,但爷爷的病情却并没有因钱的用完而有所好转。为了给爷爷看病,父母不得不东凑西借。时间久了,邻居见了我们一家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大老远便躲起

- 阅读全文 -

谁偷走了那满树梨花

秋,是一个令人遐想的季节,也是一个给人无限欣喜的季节。走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摆在路边摊上那些琳琅满目的水果预示着又是一年秋的丰收。那一颗颗像橱窗里的精品一样摆的齐整的犁,不禁使我想起我家屋后那片梨树林。那里,现在也应该是硕果累累的景象吧!夏天,白皑皑的梨花像雪一样开满枝头时,梨树就像一位身袭白纱,婀娜多姿的少女,婷婷玉立在和风中……铺一个大塑料袋躺在梨树的影子里,听着微风拂叶的声音,偶尔有一隙阳光

- 阅读全文 -

又是春暖花开时

桅子花又开了,如水般的流年悄悄地飞泻而过,温雅的沙漏柔柔地细数着从前,墙上古老的闹钟打开了时光的隧道。此刻坐在空前的我泪流满面,我歇斯底里的大哭,任泪水在记忆里回旋,回旋……春暖花开,是我返校的日子。我极不情愿的收拾着行李,回望着自己温暖的家,一股莫名的怅惆涌上心头。母亲又在厨房给我收拾东西,每次都是这样,回校时背包里总被母亲塞的满满的,恨不得连整个家都装进去。“贇,去了一定要吃饭,别怕花钱,钱的

- 阅读全文 -

我有点“另类”

一单一双的眼睛虽不大,但透过那微厚的镜片你可以看到黑溜溜的眼珠总在转。小巧的鼻子下面是一张挺会说的嘴巴。如果你第一次见到我,肯定会说:“哎呀,人家这女孩看起来真文静!”错了,因为我这人比较“另类”啊!我俗,而且俗得要命!这是老妈对我的评价。因为,我几乎只穿黑颜色的衣服和用黑颜色的东西。到商场和我妈买衣服,她总会对老板娘说:“给我女儿买件粉色(或白色)的衣服。”而我则仅驳说:“不,我只要黑色的。”老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