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

时间像琥珀,泪一滴一滴被反锁。——题记幼时,他牵她走过一个个黄昏,散下一段段回忆。长大,她扔开他的手,开始对他冷漠相待。成熟,她笑他如此老土,却在转身时湿了眼角。其实,她一直都懂;其实,她一直都明白。只是,性子的倔强、骨子里的高傲没能让她说出口。她回到原来一同牵手的地方,空气的余温似还弥漫着那时的美好。一对父女牵手走过她的眼前,她似乎看到她幼时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她没哭。回到家,打开电脑她突然看

- 阅读全文 -

秋风

秋日的风吹进了校园,远处的香樟树被秋风吹得东摇西荡。微微泛黄的树叶在秋风中处死挣扎着……发出了最后的怒吼,但它依然免不了那悲惨的命运,终究还是被那无情的秋风吹落了下来……或许,树叶飘落就像一首悲伤的诗,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呢?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说:“黄叶落了,绿叶就要醒了!”它的死亡孕育着生命的萌芽。,这不是死亡,这是无私的奉献。看,花坛中还有几支玫瑰傲然的立着,有红的。粉

- 阅读全文 -

田野

对于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来说,最具有秋天气息的地方就属那田野了。当田野泛起一片金黄时,秋姐姐已经悄悄地来到了人们身边。清晨的田野,安静而唯美。薄薄的雾给秋色田野蒙上了神秘的面纱。还未走到田野,那种浓浓的田野之香已经牢牢地抓住了你的心窝,叫人恨不得立刻飞进田野里,拥抱田野。天还蒙蒙亮,看不清稻穗的“庐山真面目,”抓一把,哟!不知抓住了哪家姑娘的大辫子。呵~太阳公公终于肯赏脸了,撒上一道金黄。啊!原来是

- 阅读全文 -

春风

“呼呼”“呼呼”是谁在天上唱歌?哦!原来是春风在吹,她吹来了春光明媚的世界。她吹进了草地,小草从地下探出头来,聆听着那美妙的春曲;她又吹过小河,小蝌蚪沫浴着阳光正快乐地在河里游戏;她又吹进山谷,布谷鸟正迎着春风在欢乐地歌唱;她又吹进田野,人们正成群结队地在那里踏青;她又吹进了广场 ,许多小朋友正在兴高采烈地在那里放风筝……春风说:“我真太高兴了,因为我为大地带来了春的气息。”小作者从草地、小河、山

- 阅读全文 -

我最想依靠的就是你

鸟儿羽毛丰满,便欲展翅高飞,不再依靠大鸟;果实已经成熟,便欲离开枝头,不再依靠大树;而我,无论身在何方,长大与否,最想依靠的,始终是您,我亲爱的母亲。您常说我长大了,要自立自强,万不可做“啃老族”、“月光族”,一辈子依靠爸妈。每每听到这些,我总是不屑地昂起头,撇撇嘴,骄傲地说:“我才不靠你们呢!”而心里却总是一阵阵不舒服,是心口不一的感觉。您可知道,我最想依靠的就是你,不是金钱与物质,是您的目光,

- 阅读全文 -

原来很美

不曾那么认真地注意你,原来你是如此的美。——题记一直以来你是那么平凡,平凡到我不曾那么认真地看你。小时候,因为你的离开我遗忘了你,我的童年没有你,连我的记忆中你一直到小学才出现。为此,我恨你!依然清楚的记得小学一年级都是奶奶带我去报的名,那时,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悲,我的童年没有你的陪伴,你是怀着一颗怎样的心离开我,舍弃我?不只是因为这个恨你。那时应该有七八岁了吧,是个炎热的

- 阅读全文 -

画眉鸟

我家有一只画眉鸟。它有一张尖尖的小嘴,小小的眼睛里镶嵌着水灵灵的黑珍珠,眼睛周围好像专门画的一圈白色的眉毛向后延伸,这大概是画眉鸟名字来历吧。过了一会,它大声唱起歌来,忽高忽低,非常好听。它喜欢吃蛋炒米,它看上去很可爱,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小跳,我给它起叫小跳是因为它很爱跳。我每天早早的起床给它喂食,以前我一离的它近了,它就跳来跳去,现在它好像认识我了,我离它很进,它也不跳了。爸爸每个星期赶集的时

- 阅读全文 -

独放的生命

冬天来了,雪飘然落下,刺骨的寒风在银装素裹的世界肆意呼啸,一切的一切都臣服于冬的严威下,沉睡着,沉睡着,只待那春天的呼唤。也许你觉得没有植物能在冬天里存活吧?要是这样想,那你就错了。角落里,袅袅婷婷兀自站立在风雪中的梅,被雪的洁白烘托成仙风道骨,迎寒吐芳,送来幽幽清香,气韵翩然。可不是“墙角数枝梅,临寒独自开”吗?肃杀的冬,凛冽的风,纷飞的雪,映衬着梅,它以一种婀娜的姿态,傲然绽放着生命的光彩,不

- 阅读全文 -

老家的山

爸爸的老家在浙江上虞,那里山清水秀可美了,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我记忆最深的是老家的山。那山高耸入云,南通的狼山和它相比,只能算是小不点儿了。山上不仅有桃树、杏树、梨树、苹果树和松柏,还有各种花草。最美的是春天。各种树木都换上了绿装,各种花儿竞相开放:红的、粉的、白的、黄的夹在绿树丛中,层层叠叠,真像一幅从天上挂下来的美丽画卷。最有趣的地方还是山间竹林。春雨过后,春笋像小娃娃的脸,嫩嫩的,到处都是。

- 阅读全文 -

一路上有你

生活是场人来人往的冒险。当你在抱怨前方遥遥,路途坎坷的时候,当你在感慨重要的人来了又去的时候。你是否对从起点站便站在你身后的那个人说一句“还好有你”呢?其实,从电视和书籍上,我们都或多或少的听到过里面的母亲对孩子说:你本是上天给予我最大的礼物。其实,对我们而言,“妈妈”的存在又何尝不是呢?感谢她以最让我们安心的姿态包容我的一切。在一岁的时候,她接受我的哇哇大哭;三岁的时候,她接受我无休止的淘气;六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