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答卷

一纸苍白,在风里旋转,在光里飞舞。苦苦寻觅,只为一个答案。她从小生在农村,父母将她抛弃,只因她多了一根手指。在那个迷信的年代,六指是不吉利的象征。她刚刚出生,便在全村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她阿妈看到她的六指差点吓昏,而她阿爸则气得摔门而出。她从小跟着阿婆长大,但即便是阿婆,看到她的六指也会嫌恶的哼鼻子。所以她总是将他的六指藏起,不让阿婆嫌弃。她在闲暇的时候也会思考:人们常说人生而平等,但我为什么就因为

- 阅读全文 -

中秋节有感

月,世世代代,一如既往的挂在夜空中,如此耀眼,如此迷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明月啊明月,你为何会如此,如此不知疲倦的,往往复复的升起和落下?是为了感慨人世见的悲欢离合,还是为了祭奠已逝的灵魂,还是向在黑暗中孤苦的人带去一丝丝光亮?“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明月啊明月,千百年来,你总是世人所咏赞的对象,你似乎注定成为孤独寂寞人的精神依靠,是落寞无助人的听诉者,仿佛人们已将世上所有的情感已

- 阅读全文 -

生命如歌

滚滚历史大河,悠久流长,充满韵味,恰似一杯香茶一样越品越浓,越品越烈。我们可以在这五千年的历史文化长河中仔细品味,去发现那些奏响生命之歌的伟人,去细细倾听他们的故事,领悟他的感慨。他们的生命像歌一样洪亮,像水一样长流。生命如歌,品味陶渊明的清高自傲。“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多么美好的景象,唯有陶渊明抛开世俗,抛开官司利去用心品味这些。此时的陶渊明不畏艰难,即使穷困潦倒也抵挡不住他对田园生活的向往

- 阅读全文 -

孤独之美

追求需要思索,思索需要孤独。孤独,绝不是指自命清高者的芬芳自赏和独处时的顾影自怜;也不是指百无聊懒者的无病呻吟、自我封闭、作茧自缚。孤独是一种敢为天下先的个性张扬,独树一帜;是漫天风雪中怒放的一剪寒梅。孤独者不媚俗,如空谷幽兰一般。真正的孤独者是禁得起岁月检验的,如哥白尼便是如此。孤独是美的,美在它的优美意境,美在它的深沉思考,美在它的崇高境界,美在它的独领风骚,美在它的不随波逐流……孤独是优美的

- 阅读全文 -

爱,在铁轨边飘荡

和风吹过的地方,花儿低头,草儿弯腰,我的脸上也不禁挂上了一丝微笑,记忆也立刻被牵回到那条长长的铁轨旁,一个两边种满了庄稼、长满了野花的美丽地方。春夏之交是那儿最美的时候,也是我最幸福的日子,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外公会带我到这里散心,看火车呼啸而过。那儿的格局从未被精心设计过。铁轨的两旁是窄窄的只容得两个人通过的小路,然后是绿草,上面点缀着紫的、黄的野花。你若是摘下一朵来仔细打量,立刻就会发现她们土

- 阅读全文 -

那时,我感受到了执着

我喜欢向日葵,或许是因为她的执着。她以45的微笑 45的昂首=90的执着追求,折服了我的内心。以前,马路旁边种了几株向日葵。无风的午后,向日葵的一道道轮头和太阳下的一道道光圈比美。虽然只有几株,显得孤零零的,但她们始终以一个不变的姿势——昂首,来面对风吹雨打。她舒展着她的叶片,紧密而不失条理的纹路清晰可见,淡美朴素的年华,永远向阳,它的果实,毫无保留的献给人类。倚窗静思:无垠的草地上,一片金黄色的

- 阅读全文 -

我和青春有个约会

一首歌,一个回忆,我不小心走进了青春的鸿沟,喜欢带耳机,听那一首《老男孩》感受青春的魅力。——题记如果说人生是五彩缤纷的,那么青春必是其中最绚丽的一抹,如果说人生是动静交融的,那么青春必是其中活力四射的一份。每个人都拥有青春,青春很漫长,也很短暂,在人生长河中,青春是一个分界线,如果没有把握好,那么逆流将会把你冲进无底深渊。所以,我要把把握好和青春的约会,迎着逆流,勇往直前。约会青春,需要勇气,约

- 阅读全文 -

大海

苍茫宇宙,万物轮回,大自然向人们展示花的妩媚,树的挺拨,山的竦峙,水的流长……而我独爱那深邃蔚蓝的大海,它带给我的是惊喜,是忧伤,是欢乐,是痛苦……我喜爱大海的静谧。夜幕降临,我独自站立在船头,凝望着在这皓月下的大海,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祥,朝着远处的海面望去,那种“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的情感荡然于胸。张开双臂,在这静谧的世界里,“心事浩茫连广宇”,仿佛拥有了这世上的一切。海让

- 阅读全文 -

喜欢一朵花

安东尼在他的绘本中说:“我们讨厌一朵花时,把她摘下来,喜欢一朵花时,也把她摘下来。”这寥寥数语,竟引人在宁静遐思中悄然顿悟。我们是否在不经意间惊扰了那份我们眼中最为珍视的美?不去打扰的欣赏才是真正出于心底的珍视,不为了嗅一朵花的香而去采撷整朵蓓蕾的芬芳,不为了欣赏蝴蝶美的姿态而去喧扰那一份静谧与安然,这才是真正欣赏者的姿态:安静,不出声,不触碰,伫足于局外,只愿用远远的目光爱抚,甚至只是在心底悄然

- 阅读全文 -

流水的故事

我是一条鱼,妈妈总是这样说。是的,因为我对于水有一份特别的钟爱。我喜欢站在溪水边,看它们潺潺地从我面前流过,看它们起起落落,感受生命的灵动。我喜欢触摸流水,感受生命的鲜活。我喜欢听流水拍打石头的脆响,因为它正在叙述动人的故事。 时光斗转,流水把我带到了一座孤楼前。我看到了楼阁上一个消瘦的面孔,那是李煜。他哀婉地唱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他凄清的曲调在我的耳畔回响。那是个怎样无奈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