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经历

每个人的经历所造就的后果不同。在我的经历里。我每次都会从中汲取知识,从而变得更加成熟。我希望在我经历许多事情后,我能从一个小男生成长为一个大男生。这一变化过程中,是要经历起多重磨难的。回忆起,在上半学期中,学校举行的一次运动会。不知为什么,学校举办的运动会总是在天气半晴半阴中进行。那次运动会,我突然知道一位同学脚受伤,我的去帮这位同学完成运动项目。这次项目实在五十米弯道上进行的跳高。到了比赛地点,

- 阅读全文 -

篮球梦

不久前,cba决赛中,北京金隅队击败新疆广汇队取得桂冠。看完cba全赛赛程,仰望中国球员在球场上的英姿,研究教练背水一战制定的绝杀计划,我不禁感叹中国篮球飞跃般的发展与进步。看来,不仅是祖国变强了,连我所喜爱的篮球也紧跟祖国大迈步伐前进着。可是……我的篮球却然止步不前,一点也没有像祖国,像中国篮球那样的挺进势头。……我猛地甩头,甩掉黏在脸上的汗液。“再来!”我抱住手中橙黄色的篮球,无奈又不甘地把头

- 阅读全文 -

一剪桃

折来一枝桃花,我把它插在了一个装满水的小瓶子里,然后放在了我的书桌上。这是一串粉红的桃花苞,一个一个挤在一块,这很容易让我想起一句诗:“竹喧婉归女”,一大群清纯的女子,笑着,闹着……是呀!看着看着,我笑了。是啊,过不了几天,花苞就要绽放开成真正的花朵,整个房间将充满春的气息。我想象着,我的小桃花开放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景象啊!一定是灼灼其华,像《诗经》里那个“宜其室家”的美丽新娘;一定是芳香扑鼻,招引

- 阅读全文 -

我是对的

那是一个闷热的炎炎夏日,太阳炙烤着大地。周六我在家里学习了一上午,想下楼玩玩,便骑着自行车在小区周围开始“一路狂飙”起来。见路人不多,我就骑得飞快,真爽呀!转眼间就绕小区转了一圈。到了转弯口,我正要转弯,一辆电动自行车向我飞驰而来,我的手连忙握着刹车,急忙往边上靠,电动自行车伴着急促的喇叭声“嗖”的一声和我擦肩而过,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神来。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原来因为自行车靠边的速度过快,脚

- 阅读全文 -

颜值篇

现在是个看脸的时代,都体现在哪些方面呢?其实从很多女生怕虫子踩死就可以看出来,因为虫子长得很丑陋就要踩死,可如果是很可爱的小鸟飞到你身边来,你把它们打死,别人就会觉你很残忍,对你嗤之以鼻,毕竟小鸟也是生命,它们也是有情感的,可只要是可怕的虫子,不管它们是无辜的益虫,都会被踩死,为什么要对丑陋的生命排斥呢?我们是要喜欢涂抹在表面上的脂粉还是真正的血肉之躯呢?一些人整了容之后就会被骂,被谁骂呢?当然是

- 阅读全文 -

生如夏花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初一了!我庆幸着,我摆脱了日复一日如陈醋般悠远的校园,我曾又爱又恨的同学也与我分离,我与最爱的老师也无奈的挥手告别,恳切的叮咛伴着我大半个初一的学习生活。我庆幸,我再也不是小学生了,而是一名中学生了!可是,我发现我错了。现实给我上了最真实的一课,我似乎错了。成绩的猜疑、同学的不屑、老师的质疑……打击!打击!打击!这对我而言,何尝不是一种痛苦!于是,我忍受着烦恼与怀念,更多的是孤

- 阅读全文 -

我的动物伙伴

要说我的动物伙伴,数不胜数,但它的风趣与可爱,怕是无狗能及了。黑仔是我家养的一条小狗,自打她一来我家后,就闹出不少笑话。一天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后,浩气长舒,“终于星期五了,周末我来啦!”我满怀欣喜,在沙发上睡着了,毛绒绒的球在我怀里蠕动,一会儿我就进入了梦乡……可是不一会儿,我就惊醒了,裤子湿漉漉的,一双呆萌的炯炯有神的眼睛望着我,“黑仔,你居然在我的腿上尿尿……”它睁着睡眼惺忪的双眼,痴痴

- 阅读全文 -

最美丽的相遇

美丽的相遇 和你相遇不是为了生气,而是为了一场美丽的约定。 ——题记相遇是一种缘分,全世界有70多亿人,与你相遇便是有一种不可告知的缘分。遇见你,便是最美丽的相遇。 公交车上,有一个小男孩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女孩,问道:“中午想吃什么?”女孩或许是因为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对男孩喊到:“中午吃什么都不想好,还要问我,我在工作上已经够烦的了。”男孩一脸无辜的说::“让你决定吃什么,是为了让你吃

- 阅读全文 -

脚下的路

我们脚下,踏着碎石,而那碎石堆成的小路,却是我们人生之路,我们已经经过十三年的光阴,抬起头,朝阳才刚刚升起;回过头,才刚刚迈过起点。眼前那条路,与天连成一线,虽长但短,似繁但精。看那一个个充满稚气的孩子,望着这乱石滩,茫茫然,更感叹,长啊。有些干脆跑向另一边,边跑边说,跟我来啊,这边路短,但他却不知道,这乱石滩便是捷径。还有的看这路与天连成一线,更有乱石在此,干粹不走了,可他却不知道,一瞬即过。但

- 阅读全文 -

最美的风景

时间像琥珀,泪一滴一滴被反锁。——题记幼时,他牵她走过一个个黄昏,散下一段段回忆。长大,她扔开他的手,开始对他冷漠相待。成熟,她笑他如此老土,却在转身时湿了眼角。其实,她一直都懂;其实,她一直都明白。只是,性子的倔强、骨子里的高傲没能让她说出口。她回到原来一同牵手的地方,空气的余温似还弥漫着那时的美好。一对父女牵手走过她的眼前,她似乎看到她幼时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她没哭。回到家,打开电脑她突然看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