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我漫步在熟悉的街头,看着道旁的花草经过一个寒冬的磨练又露出了新绿,娇艳的展现着自己,我轻轻的抚摸着它们,心头一阵莫名的欢喜,再过去一点,是几棵傲立在风中的树。只是,今年的和往年的有些许不同。我不知道为什么把长得那么茂盛的大树,一棵棵地砍掉,让它们露出苍老的年轮。我坐在它旁边,倒是想有一个成荫的地方,看看阳光透过树叶淅淅沥沥洒下的光斑,抚摸着它那苍老而坚实的树干,总发现少了什么东

- 阅读全文 -

永不言弃

古人云:“失败是成功之母。”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失败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你忘记了重新站起来,也要知道失败只是暂时的,没有失败哪里会有成功呢?所以说遇见失败,其实你是很幸运的,人生本来就是这样,如果一直都是平淡无奇的,那该多无聊,所以说总会有一些波折的出现来丰富我们的人生。关于永不言弃的这个话题今天我想来谈谈我的经历。这件事情我一直记得特别清楚,在我脑海里似乎变成了一个烙印般的记忆,不管到了哪里到

- 阅读全文 -

闹中取静我的家

在美丽的杭州湾畔,有一座小城市,这里虽然是郊区,但是却有另一番不同于市区的风土人情。这里就是我的家乡——金山。曾经的金山,只是小小的卫城;今天的金山,确实一处休闲的好地方。在所有东西都飞速运转的今天,当你厌倦了市区的繁华与喧嚣,来到这里,享受到的却是有别于市区的宁静与安详。若是要让我说出一个爱金山的理由,那便是它的宁静、安详。漫步在枫泾古镇,欣赏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小桥流水人家,就会不自觉的咧开嘴角,

- 阅读全文 -

长梅之秋

夏天过去了,一片片树叶如黄蝶,在空中翩翩起舞,伴随着凉爽的西风在校园慢舞,听,是秋来了。最先探望秋的是落叶与落花。一陈凉爽的秋风吹来,这是秋送来了问候,叶儿,花儿听见了,张开美丽的翅膀,与秋风一起在校园里游荡,这些叶和花将面临死亡?不!是重生。风停了,它们散布在草丛、树下、土壤,它们与世界道别,用自己的身躯滋润着后代,给子女们提供足够的养分,真是“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最先拥抱秋的是果

- 阅读全文 -

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你对法医怎么看?解剖尸体吗,害怕吗,愿意吗。对于世人而言,死亡是一本无字的天书。生者已逝,则无法面对活着的人们讲述自己惨痛的死亡经历。死者为尊,只有法医能读懂这本天书,让死人开口说话。法医通过与死者对话,找到有力证据,从而告慰亡灵,侦破命案,打击犯罪,保证法律上的和谐。生与生没开灯,室内有些昏暗。中堂将眼前的布拿开,似乎有些潮湿,就被放在了一边。从解剖台上缓缓起身,眼中睡意依旧。“还给你,伪造公文

- 阅读全文 -

不能忘记你

心中划过一丝徘徊,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路人,却扰乱了我心中那一股清泉,射进我心缕缕阳光。曾记否,我初见你?蓦然回首,你依然存在……——题记初见,你如冬日里的一抹红那个冬日里,风雪飞扬,你一身红色长裙,好似仙女下凡。你的怀里是一只迷路的小猫,你抱着它,将它送回了家。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你,你的一身红色长裙让我记住了你。红色是火,在冬日中燃烧,带给人温暖。再遇,你似天使般的一把伞哗啦啦,哗啦啦……外面下

- 阅读全文 -

我们,终要成长

在成长路上,我们会传播欢笑,撒下泪水;会有许多困惑,也会有许多倔强。但无论怎样,我们,终要成长。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夏天,蝉儿依旧唱着它的歌,太阳依旧炽热,小孩子们依旧无忧无虑地跑着,闹着。一声突如其来的训斥打破了这夏日的沉寂:“别的孩子在这个时候早就开始不停地报兴趣班,不停补课,你不报怎么赶的上人家!”在此之前,爸爸对我报兴趣班的事情只字不提,我也就那样自由地成长着,但到了那一天,一切都成了过去

- 阅读全文 -

给你一个爱金山的理由

在我的认知里,金山是一个很平常的地方。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从没有积极地在网上查找过关于她的资料——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乃至经济发展,也从未大肆赞扬过她。但我爱金山。她是我的故乡。很多人都说,月是故乡明。轻悠悠的五个字从唇齿间流出,却生生让人品出了些向往与思念,这是专属于漂泊异乡抑或是异域的游子的字句。我并不宠溺偏爱故乡的月,因为我从没有长时间地离开过金山,金山于我,是空气也是习惯。海风是吹惯了的

- 阅读全文 -

美好的遇见

人生,有许多美好的遇见。这些遇见温暖着你的心,使你难以忘记。——题记放学后,我总是喜欢低着头走,从未抬头过,那一次的偶然使我遇见你。低头,弯腰只为了捡那掉落的东西,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遇见你。只见你没有了清晨的朦胧,把眼睛睁到最大也只能看清一个轮廓;更无正午的赤热,把眼睛眯到最小也闲耀眼;此刻的你是温和的,是清晰的,眼睛只需与平常一般就能看见一个完完整整的你。整个天空在你的映衬下,似乎变了色,有酱紫

- 阅读全文 -

一丝温暖心中来

深夜,月光笼罩着大地,也悄悄地溜进我的书房。一切都静悄悄的,只有我“沙沙沙”写作业的声音。秒针转动着,时间也一秒一秒地流逝。当时针指向“9”的那一时刻,我的作业才只剩下了背书。我疲惫地在书包中找那本语文书。一遍,没有;再一遍,还没有……我有些着急,此刻语文书找不到对我来说,仿佛是厄运。我有些不知所措,要不要打电话给老师呢?我不禁犹豫了:今天放学时,仍看见语文老师在改作文。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只见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