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稼祥纪念园之行有感

5月4日,阳光正好,我和妈妈来到纪念园,瞻仰伟大的革命家———王稼祥。徽风皖韵走出的王稼祥只是一个生于普通小村庄的平凡人。1924年,18岁的他就读于圣地雅阁中学。小小的少年,满腔热血,动荡的年代,黑白颠倒。他由于参加爱国学生运动被开除而辗转到上海大学附中和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面对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长征成为一条看的见光明的出路。而王稼祥此时正遭受伤病,他忍受巨大的伤痛,以坚强的毅力完成了两万

- 阅读全文 -

和我的“读者”在一起

一个人就如一本书。无论你在书页上涂抹下的是字字珠玑,令人回味悠长的文句,还是亳无章法可言,味如嚼蜡的段子,总有一位读者会一页一页地读,千遍万遍,泪湿眼眶。母亲向来对我的作文要求严格,字字句句,标题立意,她无不要评上几句——试想一下,你引以为傲的文章被人摊在桌上指指戳戳,品头论足的感觉,还真不怎么样。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没好气地将文章往她面前一摊,自己转身就走,再也不像以前一样静静地和她一

- 阅读全文 -

成长是一种幸福

成长是你品、我品、他品的人生岁月,酸甜苦辣,多滋多味。仔细品味,噢,原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成长是一种幸福。从呱呱落地到依依呀呀学语,成长始终伴我左右,会奶声奶气喊妈妈时,温馨的笑容荡漾在妈妈的脸颊;会自己穿衣服了,爸爸舒心地说一声:“乖女儿,长大了!”直到自己捧着厚厚的字典查阅不认识的生字,直到笨手笨脚地把菜端上饭桌,我都能听到妈妈,爸爸口中说出:“乖女儿,长大了!”我长大了,能让日夜操劳的母亲

- 阅读全文 -

蜜蜂

我是一只小蜜蜂。我们蜜蜂是过群体生活的。在一个蜂群中有三种蜂:一只蜂王,少数雄蜂和几千到几万只工蜂。我就是这千万工蜂之一。我的母亲就是蜂王,它的身体最大,几乎丧失了飞行能力。这没有关系,它有千千万万个儿女,我们可以供养它,也算尽了孝道吧!在我的家族中,只有蜂王可以产卵,它一昼夜能为我们生下1?5万到2万个兄弟。蜂王的寿命大约是三年到五年,在我们家族中它可以说是寿星了。在蜂群中还有一种蜂叫雄蜂,它和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