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

童年是最纯真,最美丽的,我们每天都在编制一个美丽的梦。记得7岁那年,外婆给我讲起了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人,他非常喜欢吃杨梅,有一次,他一不留神把杨梅核吞进肚子里,过了几天,这个人的头上长出了一棵杨梅树,只要一出门,朋友们就认为他是个怪物,都不和他做朋友了。‘听完了这个故事以后,我害怕极了,从此以后,我吃杨梅都非常的小心,生怕把核吞进去。可是事与愿违,有一次我吃杨梅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杨梅核吞

- 阅读全文 -

一株吊兰

我家有一株吊兰,是从我大舅那儿拿的。那株吊兰可大了!我问大舅:“大舅,这是什么呀?是草吗?”那时我并不知道那是吊兰,所以才觉着非常新奇。大舅回答:“这是一种花,名字叫“吊兰”我又歪着小脑袋问:“它是一种花,为什么不长花呢?”大舅被我难倒了,便说:“这个嘛,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我似懂非懂的说了一声:“奥!”紧接着,妈妈又说:“孩子,你要向吊兰学习啊!”这时我想:“妈妈为什么要让我跟一株植物学习呢?

- 阅读全文 -

暑假摘葡萄记

八月,盛夏时节,是葡萄成熟的季节。清晨吃过早饭,妈妈带着我去九龙湖摘葡萄。一路上,我兴奋得手舞足蹈,充满了好奇,当在车窗外,远远地看到一大片整齐的大棚时,我欢呼雀跃,葡萄快到啦!走进葡萄大棚里,只见葡萄架上爬满了一条条粗壮的葡萄藤,一串串挂在郁郁葱葱的绿叶之间,紫的像玛瑙,绿的像玉石,让人觉得像是走进了葡萄的世界。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葡萄,令人垂涎欲滴,我不禁摘下一颗,剥掉葡萄皮,放进嘴里,真是甜汁

- 阅读全文 -

美丽的紫竹院公园

紫竹院和别的公园一样,一年四季都有美丽迷人的景色。春天,树木长出了嫩绿的叶子。玉兰花蓓蕾初绽,榆叶梅也含苞欲放,嫩黄的迎春花轻轻地向我们招手,粉红的桃花向我们微笑,柳树花像麦穗似的挂满了枝头,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摆。碧绿的湖水在阳光下泛着粼粼的波纹。夏天,树木长得郁郁葱葱。月季花开了,红的、白的、粉红的,真是鲜艳夺目,美不胜收。美人蕉的花也开了。河里的青蛙不停地叫着,好像在说:“夏天真美啊!夏天真美啊

- 阅读全文 -

令我感动的一件事

我的小脑袋里有许许多多,数不清的事情,可是有一件事却令我久久不能忘怀那是我上1年级时的事情,那一天,天上下着倾盆大雨,其他同学们的家长都来接他们了,只有我一个人,站在路队口,没带伞的我,只能站在那里等着爸爸妈妈的到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他们还没来接我,我等的都要哭出来了,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啊!是爸爸,爸爸他骑着自行车,穿着雨衣,艰难地骑到我面前,他还细心的帮我用干净的毛巾

- 阅读全文 -

春天到了,春是个美好的日子,我很喜欢春天。从远处看,那狭长的油菜田就好像大自然的腰带;零星的油菜田,一块块金黄,与小麦的绿色相间,交织成装饰田野的美丽图案;那整片的一望无际的油菜田。又像是绿色的地毯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黄绒。油菜田旁边的小河里,河水碧绿,菜影倒映,黄绿分明。微风吹来,油菜翩翩起舞,舒展着它那美丽的姿态。你看那金色的小花朵,伸展着四片小小的花瓣,长长的菜苔四周整齐地排列着一只只小巧的色彩

- 阅读全文 -

油菜花

说起我喜欢的花,那有很多很多。从小巧的樱花到华丽的牡丹,可是我最喜欢的那还要属老家无锡的油菜花。在我老家无锡哪里有许多乡村,乡村里遍地都是菜地,而在这些农作物中只有油菜花显得格外“鲜艳”。走入菜田中,扑鼻而来的是阵阵淡淡的芳香,细细一看,你会发现每朵花的形状和颜色也略有不同: 有的还是花苞儿;有的像害羞的小姑娘,只绽开了一点点;还有的已经完全的开放了,形状如似一把黄色小伞。有的花身着金黄华丽的“风

- 阅读全文 -

包饺子

2009年1月26日晴盼望已久的春节终于来到了。下午,全家人忙着在厨房包饺子。看着爸爸和馅:它把肉剁成比肉丝还小的颗粒,把韭菜和葱切碎放在肉里,又在肉里放盐、味精、酱油、香油。好香呀!妈妈和面。忙活了好一阵子,东西才算准备齐了。开始包饺子了。妈妈擀面皮,很快,小面团就在妈妈的手 会包饺子,以后好帮妈妈干点活。“妈妈,你教我吧!”“好啊。”妈妈教我拿起一张饺子皮,放馅,用食指和拇指把皮对捏,然后捏两

- 阅读全文 -

母爱

母爱是纯洁的爱,母爱是高尚的爱,母爱是最无私的爱。爱在妈妈身上体现的最多。记得雨天的一个夜晚我发烧了,爸爸又不在家。妈妈急的把雨衣给我裹上了,自己却来不及穿雨衣就冒着倾盆大雨就往医院走。在泥泞的路上妈妈边走边喘着粗气,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似乎每迈出一步就要使出全身的力量。作为儿女的我怎么能心安理得的在妈妈背上?于是我对妈妈说:“妈妈,你累了吧,我还能走,我下来吧。”不行,你生着病怎么走?我还不累呢。

- 阅读全文 -

包饺子

饺子,我们都比较熟悉,我也最喜欢吃饺子。一天,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在家包饺子,我也要加入,因为大人如果不在家,我想吃的话就可以自己动手包,自己煮。我把面皮擀成了一个圆形,拿在手心,再放上肉馅,捏了一下,可是饺子不听我的话,我捏左边,右边开了,我捏右边,左边开了。那一排饺子一直在笑我,它们好像在说:“你不会包吧?”我说:“小样,谁不会包饺子。”我就又包了一个,还是和前一个一样,我怒了,我狠狠一捏,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