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眼少年时代就这样过去了,谁与你擦肩而过已经不重要了。是怀旧,还是记忆,少年的那些芦笋终究还是青涩未吐尽,实然怀念,一朵一朵,白云的河……

吾志不眠倚贵书

这里的三月天,既无草长莺飞,也无花朵绽放,有的只是那狂风不歇,而风何时脾气暴躁,何时情绪低落,何时又温顺而平静,我都不清楚,在我的印象中,它好像无时无刻存在,又好像从未来到过。欢声笑语亦如它一样,永远只是一瞬即逝。

在这样的季节里,唯一沁人心脾的唯有那淡淡的书香。在与题海激烈“交战”后,已习惯于周日抱着一本书静静地倚着书店一角的书柜,或细细品其之精华,或在那氤氲着时代气息的新鲜美文滋润下畅想未来。偶尔停下来想想心事,正好对着店员那和蔼的微笑,恰在此时的思绪已飘过布达拉宫,落入巴黎圣母院……露一会心的微笑,既是对她点滴举动的小小回报,又是对自己的鼓励。

闲话落地听无声

“看见别人摔跤不能笑”,诸如此类的词语时常在我的日记里出现。这或许是我在警告自己永远不要伤害别人的自尊,亦或许是提醒自己要挽回已失尊严。可是,我深知,逝去的一切已不可能再回来,80后与90后之间永远有代沟。

所以,脸上经常露出欣然的微笑,这种微笑会像光芒一样,总会在平淡的生活里照亮某一个地方或者某一个人,甚至会在平实的岁月里照亮一棵草或一朵花。虽然90后的我们会一不小心伤害到彼此,但是青春里有最绵柔细致的珍贵情谊,不要让自己的高中时代孤单自插的走过。心中时记得高呼:“有一种爱叫守口如瓶。”那样便会将他人心灵深处的阴霾换成一份永恒的美丽。

岸在海的深处

“耕耘着什么,收获着什么,欣慰着什么,忧伤着什么?”看着远处蓝蓝的天,我这样问自己。天空无语,我也无语。

收起一贯慵懒的动作,棉被的日子成了遥远的梦想,只能恨夜之短暂!看着书箱一角已皱得不像样的明星卡片,再与从邻桌手里抢来的相比,还有那早已发黄的四叶草,许久只是对着它们发呆,同桌“扑哧”一笑使我猛回过神。我这才明白,不经意永远无需怎样的刻意,这个夏日如果还能重拾一份美丽,就不必在意那已近去的日子。只需时刻在心中涅槃,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露……

这是一段漫长的旅途,一个人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