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那是什么?我望了许久,望着那白墙上显得十分突兀的东西。

“它”紧紧地在墙上,纹丝不动,昆虫吗?应该吧。也许那就是一只正等着捕捉猎物的昆虫。窗外的残阳斜照,那东西坚硬的外壳被金灿灿的阳光反照,发出了一种耀眼的光芒,刺眼极了,不是昆虫吗?我没有上前一探究竟,我想自己猜出来。

昆虫有可能为了捕食而长久不动,可这东西虽是的确不动,可乍看连一对足都没有。有这样的昆虫?不,应该没有。

那是什么?磁石?贴纸?不,我打消了这些荒唐的念头,重新望着它,不知过了多久,我脑子开始眩晕,可我依旧死死地盯着它。

也不知谁在门外吼了一声:“把工具给我!快!”嘭——脑子突然炸开,难道……

我快步走上前去,是了,是了!图钉,一枚大头钉!我望着它,笑了,笑得疯狂。别人看到都说这家女儿是不是疯了,一个人对着墙壁笑。只有我明白,这是喜悦,寻得真相的喜悦。

我终于体会到了这种名为好奇心的东西,它是成功的最大因素,科学家们,为了好奇心不惜花费一生。因为千辛万苦寻求的真相得知的那一刻,那种心情,只有自己明白。

抬头,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这四个小时我没做任何作业,但我却懂了比学习更重要的东西:一定要有好奇心。为了满足它,你才会不断寻求,寻求那美好的、令人喜悦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