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农事规律,自然不知道这二月的雪,这有些湿润的雪是个怎样的角色。只知道一场雪带来了江南,让干的高三开始饱满,伺机发芽。

有人悄悄地倒计时,细细数着那些让人隐隐作痛却又让人兴奋不已的时间。六月,是个好月份。

它榨尽了学生们的油水和汗水,并用这些来充实自己,使自己变成一个神秘的访客。六月终究要来,而我们正义无反顾地朝那个骇人的方向奔去。我们是一群无奈的飞蛾,但我们无悔。

正像一首歌中所言:“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我有过梦想……”每次听到这些便总有一种想笑的冲动。我知道这并不是故事中的主人公给了我感动,而是他们让我想起了生活中的人,当然包括我,为了现在和未来,每个人都必须亲自品味“飞蛾扑火”的滋味。高三啊!你挑起了我的似水流年向前狂奔。

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两个破成语“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将它们狠狠重重地写在笔记的第一页,玩的忘乎所以的时候,即便舍不得,也会在脸上狠狠地来两巴掌。首先在心里将自己斗得一败涂地,然后振作起来翻看无聊的英语阅读,但很多时候还是会被文章逗乐。忽然间就会想:这样的生活虽是注定却也美好。

我曾在学姐的课本封面上看到这样一句话:“从黄土高原到未名湖畔。”正如她所愿:一所重点大学为她敞开了大门。而现在的她一改往日的自卑畏缩,眉字间尽是自信和对未来的向往,我就想了,不是有人逼你上大学,而是大学这东西透出的一种神秘的气息一直在引导你。其实也不应该是大学啦,也许只是很单纯的,对一种美好生活的向往。

我们且不说理想之类的,百善孝为先。我们这一代也许认为成才不只是表现在学习方面,但父母这一辈认为:谁考上了大学谁就有出息,对嘛,毕竟我们都还不太富裕。于是有人就很现实地说了,大学出来边考研边“脱贫致富”,一改往日“人穷志短”的状况。能说出这话的人,必胸有大志。尽了孝道,暖了亲人的心窝。

当然对我们这些还游走在大学门外的高三生来说,说这话还为时尚早,现实很残酷,现状很清楚,能不能“从黄土高原到未名湖畔”,就看这一搏了,有时会窃喜,上帝对每个人都是蛮公平的,毕竟我们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写完这些忽然觉得任重而道远,各奔前程的身影已匆匆渐行渐远。于是,我捧起我的心,义无反顾地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