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是一个令人遐想的季节,也是一个给人无限欣喜的季节。走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摆在路边摊上那些琳琅满目的水果预示着又是一年秋的丰收。那一颗颗像橱窗里的精品一样摆的齐整的犁,不禁使我想起我家屋后那片梨树林。那里,现在也应该是硕果累累的景象吧!夏天,白皑皑的梨花像雪一样开满枝头时,梨树就像一位身袭白纱,婀娜多姿的少女,婷婷玉立在和风中……铺一个大塑料袋躺在梨树的影子里,听着微风拂叶的声音,偶尔有一隙阳光穿透枝叶洒在脸上,暖暖的,任思绪插着彩色的翅膀翱翔在脑海里,童年的往事便和白蝴蝶似的梨花瓣一起飘舞……

有一年的冬天,我曾看到所有的树都开满梨花的美丽景象。

我四岁生日那天,一场瑞雪给大雪穿上了银白的棉裙。我们的村子,也被雪裹了个严严实实,一切都好象沉睡在冬雪的怀抱里,显得很宁静,连那些饿在圈里的牲畜也不愿叫一声。雪洗过的蓝天分外明朗,红彤彤的太阳远远地嵌在幽蓝的空中。屋顶上的雪融成水顺着屋檐流了下来,一串串水珠眨着七彩的眼睛在地面荡开成一朵朵水花。我和几个小伙伴在梨树园旁边的坡路上玩,一个起初和拳头大小的雪球被我们从坡顶滚到坡底变成比我们还胖的大雪球时,我们拍着小手围着大雪球又叫又跑。“小明,你在看什么?”我看见小明一个人呆在那里便喊着问。“那棵梨树上有一片叶子。”“在哪儿,在哪呢?”一听到小明这样说,所有的小伙伴都围到小明那边去了。“噢,还真有一片叶子。”其中一个小伙伴叫喊着。“要是梨树上有梨那该多好!”小明双手支着下巴说。“笨蛋,梨树结梨要先开花才成。”另一个小伙伴大声朝小明嚷着。“伊依,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我妈说生日的那天许的愿很灵的。”小明盯着那片叶子对我说。“许一个愿吧,许一个吧!”众伙伴推搡着我嚷吵着。我看着那片在风中摇摆着的叶子,心里想着:“真希望梨树明天就开花。”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爬起来,一想起昨天心里许下的愿望,就莫名地兴奋起来。我都没来得及洗脸便跑到梨树园。“啊!开花了,开花了,真的开花了,”我惊喜地喊出了声,“连路边的老榆树也都开花了。”“我要给梨树浇水,好让它们快点长出梨来”还没等说完,我就已经跑去端了一小杯水,很仔细,很小心地洒在梨树周围。要给园中的每一棵树都浇水,我忙得不亦乐乎!等到全都浇完时,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我双手叉着腰仰起头,“呀!梨花咧,那些梨花都到哪儿去了?”我的惊叫声比先前看到梨花时大了好几倍。

“咋了,娃儿?”爸爸跑进园里慌张地问。我带着哭腔指着梨树对爸爸说:“今天早上太阳没出来时梨树全都开花了,我给梨树浇完水,这太阳没出来一会儿梨花就都不见了。”我拧过头盯着光秃秃的梨树,突然想起,太阳出来前梨花还好好的,太阳刚一出来,梨花就都不见了。梨花准是太阳偷走的。我扔下水杯,朝太阳狠狠地瞪了一眼便跑回了家。站在小凳子上,拉上所有的窗帘,关上门,说:“我家不要你,就不让你进来。”我坐在小凳子上嘟着嘴,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那事准是太阳干的。我拉开门指着太阳理直气壮地大喊:“是你,准是你偷走了那满树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