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来一枝桃花,我把它插在了一个装满水的小瓶子里,然后放在了我的书桌上。

这是一串粉红的桃花苞,一个一个挤在一块,这很容易让我想起一句诗:“竹喧婉归女”,一大群清纯的女子,笑着,闹着……

是呀!看着看着,我笑了。是啊,过不了几天,花苞就要绽放开成真正的花朵,整个房间将充满春的气息。

我想象着,我的小桃花开放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景象啊!

一定是灼灼其华,像《诗经》里那个“宜其室家”的美丽新娘;一定是芳香扑鼻,招引三两只小蝴蝶上下飞舞。或者,像有着粉红脸蛋、大眼睛、正在沉思着的文静的典型东方美女,捧着书卷,沐着晨风,沐着暖洋洋的阳光。

于是,我沉醉在美好的期待里。

一天,两天,三天……一星期过去了。我的小桃花开放的时候会依然如故,根本没有一点盛开的样子,反而憔悴了一些,但是,这个时候应该是它最得意,更应该是他开放得最美的时候啊。

我苦苦的思索着。

外面,阳光灿烂,春风和煦,欢快的小燕子叽叽喳喳,上面飘着白云,下面大地一片绿茵。是啊,桃花是应该开在这样的春的世界里啊。如果不是被我残忍地折掉,此刻的它一定早就幸福地怒放__在阳光中,在春风中,在欢快的小燕子中。会有彩蝶在它上面起起落落,会有花香溢满四周,可是——可是――他不会开放了,真的不会了,是我把他从天堂送进了坟墓!

然而,出乎意料,第二天,发生了一件令我惊奇的事,竟然发现它――我那可怜的桃花――开放了!我的小桃花啊,它竟然有一朵开放了!

花瓣里白里透红,薄如蝉翼,仿佛一碰就会粉碎,闻不到馨香,也没有蝴蝶飞临。它像一位重病的缺姿的姑娘,那样忧郁地看着我。

虽然根本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灼灼,而且开得那样惨淡和勉强,但它毕竟开了,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

因为它还有生命,因为它自强不息,所以把不可能转变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