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军威死后,我们家就一直没养狗。

也许是机缘巧合吧,我们捡到了一只与主人走散的黄毛博美犬(今天才知道它是博美,因为以前对狗了解不多……)。

爸爸不忍心看它这么可怜,就把它带到了公司。本以为狗主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但是却迟迟无人来领狗。我们就把这只狗当做自己家的了,取名名为“卡基卡”。

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它叫卡基卡呢?爸爸也说不明白:“卡基卡就是卡基卡嘛。”

我也不管了,瞧这条小狗,多可爱呀。我只要多对它好一点,真心对待它,相信它和我会成为好朋友的。我自信满满地想。

果不其然,卡基卡就是喜欢和我玩。我呢?最喜欢将它抱在怀里,只是趁妈妈不在的时候偷偷抱。

我觉得卡基卡的耳朵好奇怪:“狗的耳朵应该像军威那样才对嘛,为什么卡基卡的耳朵却像两把大蒲扇呢?我都可以看见细细的血管了。”

卡基卡不是人,它回答不了我的问题。本来我是想问爸爸妈妈的,可是一回家就忘记了这个问题,一到公司又突然想起来。

我对于卡基卡的耳朵一直在脑袋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因此,每次我和卡基卡玩的时候,眼睛总是紧紧地盯着卡基卡的耳朵,紧紧盯着它耳朵上细细的血管,觉得真是好恐怖,这血管又红又绿又蓝的,总觉得阴森森呢。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公司门口有人在铺水泥。当时我和卡基卡一起去玩,我追卡基卡。只看到它的小脚丫“啪啦啪啦”地在没有干的水泥路上画了几多“梅花”,然后继续朝着一栋居民楼跑去。

我也不追了,站在水泥路旁边,看着水泥路上的脚印发呆。

同军威一样,卡基卡不知不觉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不见了。

“爸爸,卡基卡去哪里了?”我问。

爸爸回答:“卡基卡吗?它的主人找到它了,把它给接回去了。你就不用管了。”

“是吗?”我突然觉得心中一片空虚,军威死了,卡基卡也走了,那就再也没有可爱的小狗陪我一起玩耍了……

我好想念军威壮实的身影,我好想念军威响亮的叫声;我好想念卡基卡蒲扇似的耳朵,我好想念卡基卡可爱的小脚丫,我好想念那个下午……

事后,我试着将卡基卡遗忘,但是一踏进公司我眼前就会浮现一个又一个的卡基卡:地板上,我抱着卡基卡在打滚;沙发上,我和卡基卡在呼呼大睡;桌子前,我瞪大了眼睛死死盯住卡基卡的耳朵……每当这时,我就不禁想:卡基卡一定不会和我告别就走了,它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某年某月某日——

“爸爸,卡基卡到底去哪了?”

“卡基卡它其实也死了,它也生了病。”

“……”

一阵沉默。

我跑到那水泥路钱,水泥路早就干了。我睁大眼睛在水泥路中寻找……突然,我在水泥路上看到了一排浅浅的脚印 ,是卡基卡的没错!

可惜,它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了,我的朋友。

在这之后,只要我想卡基卡了,就会走到那水泥路前,静静地凝视着那串脚印。在那一刻,我看到了卡基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