桅子花又开了,如水般的流年悄悄地飞泻而过,温雅的沙漏柔柔地细数着从前,墙上古老的闹钟打开了时光的隧道。此刻坐在空前的我泪流满面,我歇斯底里的大哭,任泪水在记忆里回旋,回旋……

春暖花开,是我返校的日子。我极不情愿的收拾着行李,回望着自己温暖的家,一股莫名的怅惆涌上心头。母亲又在厨房给我收拾东西,每次都是这样,回校时背包里总被母亲塞的满满的,恨不得连整个家都装进去。“贇,去了一定要吃饭,别怕花钱,钱的事有我和你爸,你只要好好读书,就算再苦再累,我也高兴。”说着又给我包里塞了一瓶油。“嗯。”我慢慢腾腾的说。然后背起背包,母亲跟着出门送我。天好黑,空气好冷。等车的人也还真多,我和母亲并肩站在一起,压抑的气氛让我浑身不自在。零距离的感受着母亲温暖的体温倾听着她伧促的呼吸声,好久没这样和母亲安静的在一起了,此时的我们一定很像一对温情的母女吧!母亲摸着我的头笑了,我却笑不出来,心里莫名的难受。此刻天边的繁星也停止了呼吸,恐惶一点风吹草动便会破坏这属于我和母亲的二人世界。

可是任何人,不管他降生豪门,还是寒舍,伊甸园的生活注定都很短暂。大巴车在缓缓前行,母亲转身叮嘱了我好一会儿,我看到她眼里的不舍与期望。此刻的她形单影只,显得更加憔悴,让人看了心疼。起风了,母亲双鬓的银丝张牙舞爪的飞舞,在风中是那么刺眼,一直刺痛了我冰冷的心。我说:“妈,你回去吧!”可她执意要看着我上车后再走。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母亲突然叫住了我,说:“贇,那个……嗯……回去后常给家打电话……。”母亲这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我不知所措,仿佛一把无形的巨大铁锤砸在我的胸膛,连呼吸都让我觉得痛。是的,我分明听出母亲在说这话时风中传来的颤抖声,我的心猛抽了一下,十几年来的点点点滴滴又涌上心头。从小,我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少得可怜,在我童年的回忆里“母爱”几乎是一片空白。长大了,难得和母亲在一起,可每当这时,我总是下意识地逃避。有时,我觉得我和母亲之间永远隔着一条河,而这条河我们彼此都无法跨越。我一直认为在母亲的世界里,妹妹才是她的主角,我只是那个小角落里最不起眼的配角。偏偏我天生是很敏感的人,所以,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大多是战争。我的倔强,偏激让母亲一次次的心碎……猛然之间,泪水模糊了双眼。我狠下心来,一直往前走,我不敢回头,我怕一转身会看见母亲,母亲那忧伤的双眼,我怕我会挖制不住让泪水决堤,心里可以有个依靠,让她一个坚定的背影,让她以后孤独时,心里可以有个依靠,让她知道,她的女儿,一直都很坚强,从来都是……

我走的那天早上,太过匆忙,竟踩疼了整个春天,我身后是一片娇艳的花海,可我却错过……妈妈,下一站春天的大巴车我要和你一起乘坐,陪你一起看春暖花开,在桅子花开时,看桅子花开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