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潮般涌向车站的一个个渴望而又兴奋的眼神唤不回我回头的次序;如浓雾般汽车扬起的烟尘阻挡不住车外我的视线;如方砖般磊得严严实实一车人的喧哗丝毫扰不乱我的思绪。而我的脑海中尽管浮现着一个活动的身影,好像生在我的脑海中,主宰着我的大脑,我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寒假生活从今天就开始了,往常的我总会兴致勃勃地收拾好行李谋划我的寒假生活,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向他们汇报我的学校生活与学习情况,那个高兴劲,愉悦劲简直无法形容。然而现在的我怎么一点儿高兴的心情也提不起来。如浓烟般的思绪乱极了,突然间有一种“前怕狼后怕虎”的感觉,又对那个教室有一种深深眷恋之感,久久不忍离去。我怕离开那里,离开那里的一动一静,离开那个恍惚的身影。我知道离开意味着产生距离,在那距离上思的种子肯定会萌发的而且会呈现出一片勃勃生机的状态。但此时的我又能怎么样呢?我只好怀着一颗绷紧的心,叹着长气,随着“潮流”回到了家中。

一进家门,我便迎来的是父母那饱满笑容的消瘦的脸庞。我没有多长时间去注视,因为我不敢去注视,我空荡荡的头脑中弥漫着浓雾般的思绪。我只有使出浑身的力量露出一丝微笑向他们打完招呼后就回到了屋子里。随后便在父母那嘘寒问暖,端吃撑喝的行动之中我偷偷的注视到他们那被生活折磨得失去光彩的眼会因看到我而又光茫四射,那深深的皱纹会因看到我而有一丝丝的舒展,唉!此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怎么样向他们汇报我这学期的生活,学习情况呢!我看着一件件怀旧的家俱,我又不知道我现在该做些什么,我回到厨房问母亲现在有什么干的活没,而母亲乐呵呵的说:“没有,什么活我们都已干完了,就等你们回家过年了。你什么事也不用操心,学校生活一定很艰苦吧!假期中我每天给你做好吃的,你只管将你的书读。”而我的心愈加沉重了,如同被细丝织成的网状般的小网网得紧紧的向上提一般,我赶忙结结巴巴的只应了一声“噢”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去了。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在家中起初几天,还觉得很惬意。每天能够和父母亲在一起,以前经常在父母身边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这种滋味,现在离开父母,有回到父母身边的时候,才觉得和父母在一起是多么的温暖,才懂得珍惜父母的情感,可是,家里虽好,也不是久留之地,好男儿要志在四方,于是,住了几天,就感受到思的种子还是萌发了,时间一天天走过带着的思愁却更加浓郁。整天根本没有心思去看那一本本崭新的书却尽管出入在我们的每个门坎上,无所事事好像“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我的心总会飞向那个教室,徘徊在那恍惚的身影周围,独自静静地守望着,笑着。可又唯有我一个人。父母为生活的唠叨声;人们为过年忙碌的机器声;牲畜为求食而发出的呼唤声;新闻播音员的传递信息声;爷爷睡觉的鼾睡声……,这一切的一切怎么也挡不住思绪的飞扬,飞扬着进入了那里的梦想。清晨一惊起却睁不开被眼屎迷得紧紧的眼睛,可我的思绪还在飞扬,努力地揉揉眼睛,那好痛啊!噢,原来我昨晚一直在流泪。就这样到了过年时节,乡间大小伙伴都聚到了一起,他们个个都精神抖擞的叙说着自己一年中的生活阅历,而唯独我在沉默,我知道我没有权利表达,我更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只有静静的倾听罢了。伙伴们看出了我的心思。因为在过去每年的相聚上都是我主持的,而且我的心得我会说的不绝于口的,唯有今年不同。他们以戏弄的口气说:“你一定有心事吧!”我急忙红着脸说:“没有”。接着就是一阵哈哈大笑声。我知道我的那个举动充满了虚伪,但我还是应了过去。

盼望着上学的时间到了,我和同学们经过了一个假期,我又带着沉重的行礼踏上那熟悉的路程,来到了学校门前,突然间我期盼的心情中又冒出一种害怕,怯场的感觉,我又害怕回到那里,我又害怕面对那恍惚的身影,我的心中充满着一种尴尬的排场。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还是低着头又回到了那熟悉的环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