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电脑上欣赏相片,看着照片上的我们头戴草帽,品尝着一个个黄澄澄的牛腾包,开心地笑着,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摘野果的日子。

那是去年秋天的一个周末,碧空如洗,金风送爽,妈妈和她的朋友带着我们几个小朋友,开了三辆车,浩浩荡荡地到东留黄坊去摘野果。

来到大山,只见层林尽染,才感叹,只有大自然这位神奇的画家才能调出如此丰富的颜色。大伙儿有的引吭高歌,有的肆意尖叫,不时看见一两只受惊的鸟儿展开漂亮的翅膀向远处飞去。一路上只听妈妈和阿姨在大声招呼我们并介绍:“小朋友,快来看哪,这挨挨挤挤抱成一团的是‘米饭团’,这皮成红色的就可以吃啦,尝一个,好甜呀!这红通通一串串的是‘苦茶子’,等下过霜后又酸又甜可好吃啦!这是‘野草莓’……”,就这样我们一路观赏一路吃,看到红通通的挂满枝头的野柿子,品尝了甜甜的‘米饭团’、涩涩的山梨子、又酸又甜的野草莓……不过这些都是意外收获,我们可不是奔着这些野果来的,我们的终极目标是——牛藤包。

再往山谷里走,只听看见小溪水叮叮咚咚地流着,突然妈妈欢呼起来:“看,牛藤包!”顺着妈妈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大片碧绿碧绿闪闪发亮的叶子,那叶子好奇怪,五片五片连在一起长,就像团结的五兄弟围坐在一起,叶子下是若隐若现的牛腾包。有的果子全熟了,金黄金黄的,在绿叶底下闪着耀眼的光;有的半熟不熟,穿着半黄半绿的衣裳;有的果子还没成熟,皮绿绿的,摸起来硬邦邦的,像害羞的小姑娘藏在绿叶底下,不仔细看还以为那是叶子呢。这些牛藤包是椭圆形的,有的两个连在一起像两只牛角,有的三个甚至四个连在一起,挂在藤条上。看到这些可爱的牛藤包,妈妈跟阿姨们一改往日淑女的形象,大呼小叫地“扑”向这些果子,有些果子随着缠在树上的藤挂在高高的树上,有位阿姨三下两下就爬上树,那速度可不亚于猴子。我们小孩子可没那本事,只有提着袋子在树下接大人们扔下来的果子的份。不过我们边接牛藤包还可以边尽情品尝美味,只要看到又大又黄的牛藤包就先品尝为快。剥开黄黄的皮,露出里面黄黄的果肉,半透明的黄果肉包裹着的是一粒粒黑色的籽儿,咬一口,甜丝丝、滑溜溜的,我忍不住把籽儿和果肉一下吞下肚,不一会儿就吃得饱饱的。等我们都吃饱了,几个孩子就偷溜出来到田野上玩了,任由大人们在山里尖叫,欢呼!不一会儿,大人们三三两两走出大山,他们有的手提,有的肩挑,一个一个满载而归。

就这样,我们一大伙人,带着疲惫,接受着大自然无偿的馈赠,带着一袋又一袋的牛腾包,一路高歌一路欢笑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