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星期五,我校组织去南湖梦幻岛秋游。

我们经过了漫长的车程,几经颠簸好不容易到了“梦幻岛”。

这次我们玩了很多项目:“鬼”屋、大摆錘、激流勇进等。其中我最喜欢玩“鬼屋”。

要进“鬼屋”了,我的心“怦、怦、怦”直跳。我们那组人员排队依次进入,刚走进去,就看到那皮肉脱落、黄牙突出的僵尸,我禁冷颤了一下的心里有一种不可名状恐惧油然而生。我戴上帽子,把头深深地埋进了前面同学的书包后面,但是,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没有任何作用。我脑海里出现许多从地里爬出来的僵尸,把我围在一棵树。我又睁开了眼睛。这里是僵尸的卧室。我们左右两旁都是正在睡觉的僵尸,这些僵尸都不会动。正当我稍稍放松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小绿点在洁白的床下一眨一眨地。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但又望见前面的人正一步一步离我远去,我只得赶快跟,因为我既不敢走最前面,也不敢走最后面。

紧接着,我们来到了包公的衙门。只见包公黑着脸,右手拿着惊堂木,使劲一拍。那人的手拿状纸的原告跪在地上磕头申冤。这时包公又拍了一下,我心里一惊,赶紧跟着前面的人跑了。

过了一会儿,我们又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上面飘着白布,灯光一闪一闪的,我心里在想:“这里应该就是黑白无常索人性命的地方吧。果然,我没有猜错,一个身着黑衣和一个身着白衣的“无常”,一人举着一个长竿在那里挥舞,一点儿也不吓人。

这时,正前方出现了一道亮光,我定睛一看,不是出口,也不是“鬼”,又开始恐惧起来。

我们来到了一个漆黑的走廊,小心翼翼地走着。这时前方又传来了“哐铛、哐铛”的声音,大家都在议论:“这是什么鬼发出的声音呀?”我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发现前面的人都跑光了。我连忙赶上去,可谁知与那个“鬼”撞了个满怀,我惊叫了一声:“我的妈呀!鬼呀!”我摸摸撞痛的手臂,心想:“不对,这鬼是用铁做的,吓死我了。”

就这样,惊心动魄的“美妙”的鬼屋旅行就这样结束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