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快乐叫幸福,有一种幸福它叫平凡。

我放好自行车,一个“三步上篮”式就到了家门前,爽啊!

“老妈,我回来了。”我对刚才的动作感到满足。

可老妈似乎并不太高兴,“你看你,连一点女孩子气都没有,哎,看来我没命享女儿的福!”她竟然叹气!

“您不就想有个淑女女儿吗?简单。”我边说边在好跟前用手比划,具有演艺天赋有我准备为好老人家温柔的上演一番。收回刚才的大大咧咧,我走出门,林黛玉般一个转身,不过哪有人家温柔啊!用一根手指头轻轻推开门,然后像日本女郎一 样踱着小碎步,一进门就低头来了个“清朝官廷式”的礼,不过改“娘娘吉祥”为“妈,我回来了。”不知道她听见了没有,我自己都觉得肉麻,浑身不自在。紧接着我就听到“喷”的一声,原来我的动作给哥哥一个冲力,让他把水浪费到电视屏幕上了,看到人家著名演员佟大伪脸上在流水,我在心里替哥哥向他说了声对不起。这是什么态度啊,故意损坏人家形象嘛,不过他可没管这些,抱着肚子在床上打滚,听到他恐怖的笑声,我估计他得立马送医院去。

“算了吧,你这样子,我会少活20年的。”我妈又不满意了,你说这是个怎么样的老太太?淑女不行,不淑女也不行,在她的批评下,我不得不将自己打回原形,要不怎么说人难活呢?

“所以说嘛,为了您长命百岁,我也很辛苦的。”我拍了拍老妈的肩一句话就给它结束了,看来我的口才有长进!

当我正得意时被哥哥在脑门敲了一筷子,他问我:“你吃不吃?不吃我可吃了啊。”

“吃,我当然吃,怎么会不吃呢?不吃太便宜你了。”我不怀好意的朝他笑了笑,我知道现在不吃保证老妈又得唠叨,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先eat它了再说。

吃完饭,我又被老妈逼着参加了她收拾碗筷的“革命”,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谁让她是领导呢,无奈无奈!

我刚收拾完拿了个苹果坐在床边上,就闻到一股臭味,我知道家里除了哥哥有这么大杀伤力的“武器”外,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太放肆了!他竟然用脚趾掐我的脸,再不好我这也是张脸呐,这是什么人啊,此仇不报非君子!我正发誓呢,他就说话了,“小妹,帮我买包烟。”这样欺负我,还让我买烟,怎么可能?这才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吧,报应来了!

“我不去!”我直接挑明了话。

“你去不去?”

“我说了不去”还敢威胁我,我看你再牛啊!孟子说了“威武不能,我一定要做好的。”

“你不去啊,可惜了,那剩下的钱……”

“我去!”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钱冲出门去,我估计我手中的苹果扔出去时没给他好脸色,因为我刚一出门就听他被砸得“啊”了一声。一看10元呐,就是买两盒还剩3元,当然了,我怎么可能买两盒嘛,yes,我赚大了!

我兴奋的屁颠屁颠的回到家,老妈说了句让我吐血的话“剩下的钱明天中午买成菜”,我一听脸都绿了,你看看,现在都是社会主义社会了,还有这么大的剥削阶级,我冤枉死了,看到哥哥满脸都是诈的笑容,我都有了轻生的念头,当然这句是是专门为老爸设置的,可是老爸又不在家,我还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我的处境比什么四面楚哥,十面埋伏都严重,因为我背腹受敌嘛,距离太近了!唉,我只能感慨世道黑暗,没其他办法了。

为了报仇,我硬把烟不给哥哥,然后,老妈就成了我们俩的盾牌了,俗话说两国交战,百姓遭殃,这次老妈完完了。

“妈呀”哥哥叫了一声就跳上床了,我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老妈挣出去了,这会儿又提了个拖把,我的第一反应是:完了,注定要当败兵了,逃吧,我撒腿就跑,可还是被老练的她给挡住了,我不得不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最后,抵挡不住的我被她雄纠纠,气昴昂地赶出了家门,骑上自己的铁驴儿,像打了胜仗的,我又唱起了那首“其实幸福很简单,平安快乐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