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要用心去体会父爱的一点一滴。

黎明的天气,凉风习习,父亲扛着我的行李,走在我的前面,穿梭着山间的弯道。没有言语,却似“无声胜有声”,望着父亲身上那破旧的衣服,望着父亲那被压弯了的腰杆,望着父亲那已白了一半的头发,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走了,带着希望,来到了学校。

有人曾这样写过,“站起来,父亲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弯下去,父亲是世界上最坚固的桥躺下去,父亲是世界上最直的路。”是啊!父亲就是用整个生命来爱我们的。这爱连起来,便成了串串珍珠。

我这才明白,原来父爱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