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豸山是一座平地拔起的突兀之山,因其峰似巨冠,故名“冠豸”冠豸山山峻石奇,远望如欲放的莲花,又名莲花山。它与武夷山一起被人并称为“北夷南豸,丹霞双绝”。

冠豸山雄奇险峻,山后是温柔秀丽的石门湖,碧水映丹山,阴阳称双绝,是游人们读不够的生命大典,作为冠豸山水代表作的“生命之根”和“生命之门”两个形象逼真的景点相距只有1公里之遥,一个在水中,一个在湖畔,阴阳相对,遥呼相应,堪称华夏一绝、神州奇观,人称“阳刚天下第一,阴柔举世无双”,被誉为“客家神山”,“生命神山”。而新开辟的九龙湖景区,水面1200亩,山水相依,山徊水转,是个珊瑚状的湖泊。湖面清风碧玉,倒影幽幽、山、石、水层次分明,异彩纷呈。四季花木、葱葱郁郁,鸟语花香、神秘诱人。2004年元旦,九龙湖景区已全面对外开放,现已成为冠豸山主游线路之一。

“生命之根”,在冠豸山顶长寿亭下的峡谷中,是一根硕大无朋的圆柱形石柱,很高很大。无论是近处仰望还是高处俯瞰,它都象一根高高勃起、威然耸立的男性阳具。它挺立于山谷中、天地间,直指苍穹,充盈着阳刚之气,给人以奋进、拼搏的无限遐想。

“生命之门”,在石门湖畔的一面石壁上。光滑的石壁突现一狭缝,缝中临水处有一眼黑色的洞,洞的四周长着小草、青苔,洞下水光辉映,这活脱脱就是人类的“生命之门”。

流火的的九月,一大早起来,周围便弥漫着热气,酷暑挡不住我们的登山的热情。我们一家人和同学从秘谷佰翔酒店徒步向冠豸山进发。清晨的太阳像是少女害羞的粉红腮子,远处的冠豸山被万道金罩住了,显得格外的神秘与幽静,太阳爬上了山头,升起了一天的希望。

不久我们来到了冠豸山山脚下,沿着绿荫密布的山间小道,往上走,却十分凉爽,点点阳光透过片片树叶洒在小道旁的小草上,晶莹的露水一会儿就消失了,我们边走边体会这自然的乐趣,高大挺拔的大树,翠绿优雅的修竹,一片郁郁葱葱。没有城市的繁杂与喧嚣,只有风吹过竹子轻轻舞动的轻吟,或是泉水欢快奔跑的叮咚歌唱;没有城市的斑斓炫目,只有大树苍翠欲滴,或是丛丛小草上缀着几朵鹅黄小花的淡雅;没有喧闹、躁动、不安、急促,只剩下宁静和快乐。

不知不觉已走出了山林,进入景区,眼前一片宽阔:往下看,整个连城尽收眼底,整齐的稻田一碧千里。远处山峦叠嶂,青山、碧水、蓝天、白云悠悠,开阔秀美,流连忘返。向上看,高耸的灵芝峰让人生畏,终于体会到了“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的雄壮之美 !

我们顺着石梯向上攀,过程中我们遇见了跳水泥工人,他们衣着朴素,汗水浸透了衣服,让我想起了小学课文中泰山的挑山工,这成千上万的石阶凝聚了他们多少的汗水,多少次的攀爬、多少次的挑担才使得成千上万的游客们领略到了冠豸山的风姿,他们也成为了冠豸山一道独特的风景,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不禁肃然起敬。“不积洼步无以成千里,积小河无以成江海”自然如此,人生亦然。

顺着陡峭的崖壁来到了万寿亭,有人告诉我们来到万寿亭,按照客家人的习俗绕着亭子转三圈,脖子、屁股扭一扭,就能活到109,我们半信半疑地转了三圈,前面的伯伯认真地转了起来,们的那种热情感染了我们,从万寿亭往下看,真有点“危楼高千尺”味道,但却不是“高处不胜寒”而是“无限风光在顶峰”的独特感受。对面是著名书法家罗题的“人长寿”字摸崖石刻, 富有特殊灵感的神妙之笔,把山的灵气点得尽致,我突然明白了孔子说过的“智者乐,仁者寿”的道理。有座山像大象,伸着长鼻子在游览冠山的奇山秀水,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却像个小汽车,移步换景,正如苏轼在《题西林壁中》写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最深的哲理永远藏在自然当中,一旁是著名的“生命之根”,它与石门湖的“生命之门“”阴阳相对,被誉为“阳刚天下第一,阴柔举世无双。站在万寿亭上,一切景观尽收眼底。

接下来我们要去游览石门湖了,有道是“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搭配才是最完美的结合,行船在湖中,水光潋滟,碧波荡漾山上松柏挺立,奇石满布,游着游着,忘记了一切,我们徜徉在一幅巨大的山水画中, 然而没有一位画家能画出它们,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大自然才是这世界最高超的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