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荔枝上市的时节,满街鲜红鲜红的。爸爸买了满满一大袋回家,一边吃,一边念:“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我也一边吃着鲜荔枝,一边摇头晃脑地跟着念,嗯,的确很美也很浪漫。但是,爸爸总说少了一种味道三十多年前家乡荔枝的那种味道。

听爸爸说,他小时候,家乡并不像现在有那么多荔枝树。村头有一棵高大的荔枝树,也是村里唯一一棵年年挂果的荔枝树。那棵树有五六米高,枝叶繁茂,主干要三四个人才能环抱。当季之际,满树红艳艳的荔枝,宛若高高挂起的小红灯笼,路过的行人,总会眼馋地看上几眼。每年果实开摘时,全村的孩子几乎都会早早地来到树下等候。这时,主人家会请来几个上树采摘的攀爬好手。孩子们呢,自然只能够在树下观望,一面兴奋地谈笑着,一面紧张地耳听八方,留神树上掉下来的荔枝果。地上稍有响动,便会呼啦一下跑过去一大群孩子,争着,抢着,有时是一两颗,有时是一小串。争捡到荔枝果的孩子,脸马上笑成了一朵花。当然,也有时候树上掉下来的只是些枝叶,待抢到手才发现,那懊恼劲就别提了。偶尔摘果的人故意扔下几大串荔枝果,树下便是一阵欢呼声,接着便是更激烈的争抢场面。所以,那荔枝味儿,是尝过一颗后永不会忘记的。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家乡的很多人家都有了自己的荔枝园。荔枝成熟时,再也没有人早早来到荔枝树下等候了,也没有人会为了一颗鲜红的荔枝果争得热火朝天,可爸爸仍然怀念儿时的荔枝味道那种在贫苦岁月里追求美好生活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