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三级学生,数千名莘莘学子中,我只是一颗小沙砾,但我是一颗坚硬的沙砾,我不允许别人低估我的能力,我也不允许别人蔑视我对生活的追求。没错,高三,这是恐怖的一年,这是黑色的一年,因为紧张,我们只能拼命的学习学习再学习,但是,就算我们为学习疯狂,那么我们在疯狂之余总得有点放松时刻吧!晚寝前,我们上个厕所洗个脚,洗去一天的烦恼与匆忙,按理来说应该没有错,但在这样一个“铃声便是命令”的地方,你没有选择的权利,晚上如果灯熄后你厕所还没上完,脚还没洗完,那你就完了。因为“命令”已经下了,这个时候你就必须睡,睡不着咋办,那你就装着吧,谁叫你睡不着呢!

有一天晚上,我们同寝室一位姐妹因为闹肚子,上厕所来迟了,被一查夜的老师逮了个正着,她不分青红皂白就劈头盖脸一句:“不要脸着早干什么”这真是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我就觉得纳闷了,真的很想问问老师:“如果连上厕所都说是不要脸的话,那什么是要脸的事?”当时,宿舍里还有几个脚没洗完的室友,我一看,完了,又要“不知羞耻”了,果不其然,领导已经“走”(其实是闯)进来了,一看,又一句:“不知羞耻着就知道打扮自己,”oh,my god(上帝) ,如果连洗脚都算是不知羞耻的事,估计全世界没几个人知廉耻的,除了街头乞丐,可能其他一切人都算不上,要做到这样的“知廉耻”有一定难度,估计一般人做不到。

有时候我就是想问问这位领导:“什么是要脸与不要脸”的区别,什么又是“知廉耻与不知羞耻”的区别,估计答案又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我还是省省的好。

我们是高三了,我们是快要毕业了,但在我们毕业前我们还是这所学校里的学生;我们还得为学习,生活继续忙碌,纵然我们平庸,我们也有尊严,纵然我们低下,我们还要生活,所以请尊重我们的私人空间,我们在忙碌了一天之后,纵然无所成就,我们也还是有些累的,一盆清水便是我们的享受,一张硬床便是我们的归宿,难道我们过分么?更何况,我们就算影响,只是我们一个宿舍,而值周老师那一声吆喝,就好同雷公发威,整一栋楼的人都不会安生,到底孰对孰错?

作为这样一种就寝制度下的一员,我们有心呐喊却无力呼唤,请听听我们的呼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