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淋湿了天使的翅膀,有的落在地上引得异客思乡,我在这月光中漫步,伴着茉莉的一缕清香……

犹如一阵雨,一场梦。来无影,去无踪。同二十年代穿旗袍的女人合唱一支吗《夜上海》。当我匆匆跑过朱自清先生的身旁,隐约听见他的叹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何一去不复返呢?”我也曾想停下脚步安慰他,可惜我做不到。

我也曾去过十九世纪的伦敦,将委托人的信压在了福尔摩斯的鹿皮帽下,还顺便帮他抚平帽上的折痕;我也同皮埃尔﹒阿龙纳教授一起坐上尼摩船长的鹦鹉螺号,一起度过海底两万里的美好旅程。

21世纪有个女孩写了一篇《我亲爱的时间女爵》给我。她说如果我出现,她会很乐意把她的伞借我。我实在记不清在那漫天大雨的黄昏中,我是否在她的伞下躲过雨。但我却清楚的记得,一个女孩在雨中撑着伞发呆。当我好奇的走过她身边想看看她在干什么时,却不小心撞到了她身旁的钟,使那一秒钟的响声走了音。她迅速回神惊喜张望,却扑了空,最后只能失望的笑笑,我想她定是知道我的经过。可是亲爱的小孩,如果你肯回头看看,也许就能看见躲在拐角处的我了。

其实我觉得我并没有她所说的如同女爵般的高贵,我只是踏踏实实的行走在每个人的身边。如同空气般的存在——每个人都很珍惜,却是留不住也抓不牢的。

有些人总感觉我走得时快时慢,其实我没有。一个小时还是六十分钟,一分钟还是六十秒。他们感觉的快慢不同只不过是每个人感觉的不同罢了。这就好比物理的相对论,各人根据不同的东西和感情来衡量时间,自然结果也就不同了。

比起一些人经常写文章来苦苦挽留我寻找我,我更愿意看见有人端着一杯香醇浓郁的奶茶靠在窗边听着风声看着美景,感受风的衣裙拂过脸颊,倾听雨的诉说……而我,也许会在他们身边安静的坐下,和他们一起从中得到快乐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