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摆动着清新的衣袖翩翩而来,抚起醉人的暖风,撩动着你冰冷了一整个冬季的心起了微微涟漪。阳光透过树影细碎的洒在大地上,恍若天使不小心将钻石洒落在人间……

人们也总会享受,留点空闲给这醉人的五月来感受温暖,那感觉必定是妙不可言的。而在这些妙不可言的时间里,人们总该做点什么才不负这暖风,这阳光,这满世界的青翠与花香——放风筝,便成了人们的第一选择。

父亲也是喜爱放风筝的。

记得小时候,父亲一年四季总是忙忙碌碌,唯独风筝,才使得他停下脚步。父亲说过,风筝有他最喜欢的生活方式。我却不懂。但父亲喜欢风筝我是看的出来的,他向来不喜艳丽,却对一个五颜六色的风筝情有独钟,那是个双面菱形的风筝,放在客厅最显眼的隔板上。

这天阳光姣好,宛如金粉吹扬了满世界,如梦如幻,风里也带了些许热意,吹的雪白的琼花花瓣遍地铺成了白色的花瓣地毯,父亲带我去放风筝。

我迎着风把风筝向上一托,轻微拽动筝线,大步向前跑去,只见风筝扶摇直上,不一会儿便升上了高空,父亲在不远处抬头望着,一脸欣慰。我正开心的继续奔跑,忽然一阵风猛地冲过来,我用力一拽,筝线“嘣”的一声断掉了,风筝连带着筝线,恍如一颗耀眼的七色宝石消失蔚蓝的天空之城中。

我伤心失掉风筝之余,也不禁有几分害怕——这是父亲最喜欢的东西,我把风筝弄丢了,父亲会不会责怪我呢?我该不该和父亲主动道歉呢……

正在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偷偷瞥了一眼父亲,他一脸释然,我却更害怕了,一声也不敢出。就在这时,父亲朝我走过来,手搭在我的肩上,说:“丫头啊,以前你一直问老爹为什么那么喜欢这只风筝,现在我就告诉你吧,”父亲挑起眉毛,挺直了腰板,“风筝它有筝线牵着,看起来好像很没有自由,但倘若没了筝线,风筝就再也飞不起来了!当有一天,筝线断了,风筝它就有了自由了吗?不!它只会拥有一小会儿的自由,然后坠向深渊,最后腐败在泥土中,安眠在地下。”

时至今日,我仍不能明白筝与线之间的所有道理,但我知道,风筝失不了线。风筝失了线就永远不能再与蓝天白云作伴,不能与清风阳光嬉戏,只能与地下永眠,做一个腐烂的没有精神的傀儡,没有自由!

风筝永远需要筝线,就如大海没有鱼儿,就少了生气;蓝天没有白云,就少了宁静;黑夜没有繁星,就少了梦幻。

风筝永远需要筝线,就如我永远需要父亲为我指明方向,就算哪天我有能力在黑暗的海面点一盏光线微弱的渔火,能够在迷乱中分清方向,走上回家的路,也需要父亲给我一个踏实的拥抱。

风筝与筝线是相辅相成的,没有对方,它们单独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五月的风渐渐缓了,淡了,抚的太阳的心涟漪此起彼伏,红了脸颊,也染红了西边的一大片天,与云缱绻在一只彩色风筝飘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