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越发青黑了,树枝上卧着一片片白雪,仿佛洁白的美玉,或大或小,或厚或薄,小如玉佩,大如玉石,将树枝压得低低的。那一排芭蕉树呢,在风中摇曳着一把把翠绿的扇子,兀自欣赏着雪后的美景。岂不知它们本身就是最美的风景,你看,它们头顶上那大片的白雪随风摇晃,摇摇欲坠,一根根扇骨上还挂着晶莹玲珑的冰凌,就像一串串风铃,你要是侧耳细听,也许能听见它们在寒风中吟唱呢。

芭蕉树下,匍匐着一丛丛灌木,它们身上披盖这厚厚的白雪,像是盖着一床厚棉被,因为中午阳光的照射,有的地方融化了,难免就厚薄不均,它们仿佛在争抢着,撕扯着,有了这雪绒花被,是不是这个冬天就不再寒冷了呢?

在灌木丛的旁边,迎风伫立着一株银杏,银杏树叶还在片片飘零,雪地上铺满了金黄的树叶,像秋天写的一张张的信笺,诉说着青葱的往昔。树上零星地挂着青黄的树叶,树叶上沾着点儿雪,像是一面面旗帜,挥动着,在和秋天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