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正视现实是一种智慧,一种品质。或许听起来很容易,但实施起来却未必如此。人们常说,要正视错误,正视困难,正视失败……但试问从古至今又有几个人做到了正视。

放眼历史的长河,真正做到正视现实的人寥寥无几。但仰望星河,总会发现不一样的故事,被牢牢刻在汗青上的“往事”。

冰天雪地,北海的狂风肆虐着。心系汉社稷的铁血男儿杖汉节在此牧羊。“穷愁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这是苏武对人格与节操的正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屈原对生命的正视。“八千里路云和月。”这是岳飞对精忠报国的正视。敢于正视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智慧,一种胸怀,一种态度。苏轼曾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从此开始了他曲折苦难的一生。一句“一蓑烟雨任平生”,便是他对苦难、挫折的正视。“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便是一种敢于正视狂风骤雨的超然态度。

廉颇是赵国有名的武将,在春秋战国这一兼并割据的大舞台上,武将演绎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廉颇更是骁勇善战,备受重用。然而,正是这样一位能征善战的老将,背负荆条向蔺相如请罪,才有了后人口耳相传的将相和这段佳话。这种放下身段、知错能改的品质,便是廉颇对错误的正视。

敢于正视是一种精神,一种凝聚了民族气节的精神。谭嗣同的“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叶挺在狱中题写的诗词,都是一位位烈士对死亡的正视。

但在现实中,敢于正视并非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往往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人们在正视这件事上屡屡让步。没事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一旦真正摊上事,只得选择让步。就譬如《家》中的主人公觉慧。在当时那个腐朽的社会,接受了教育的他在封建思想这淌洪水中顽强的挣扎着,反抗着。他与凤鸣从相识到相爱,这一路走来,他都表现出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然而,当不幸来临,凤鸣被高家决定嫁给冯太爷时,他却犹豫了。最后,他只得选择让步。而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免不了做下一个觉慧的复制品,重复他的路。只不过好在觉慧最终看透了那种制度,成功的脱离了那淌洪水。

要真正做到敢于正视现实,就必须得有勇气,有毅力,有恒心。虽然第一次会失败,接着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但总有一次,你会给自己带来一种意外的成功。不经意间,你或许就是下一个敢于正视的代名词。

人生短暂,时光难留。敢于正视是一种智慧,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请强制自己带上敢于正视的背囊,坦坦荡荡走四方。蓦然回首向来的萧瑟处,体味“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洒脱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