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冰封万里,有一人端坐,独钓一江的寒冷,守候一片洁白的孤独。群山冷寂,雪山邈远,足迹尘封,鸟径踪灭,是谁承载了这一江的寒冷?又是谁用一根银丝独自垂钓这天地间的绝迹之美,灭踪之色?大智若愚的心情,大象希声的神态,大德无形的举止,世上真的有这样“一翁”吗?幻境与现实真的这样相距这样的遥远吗?

古书曰:独钓寒江雪。是天下描绘寂寞与胸怀的一大绝句。真可谓,图中有文,文中有诗,诗中有景,景中有境,境中有意,意中有情,情中若有所思,思中更有东方哲学之味……

现实生活中的人类,每天依然在努力前行,却始终不忘那种陶冶心境的美好的寂寞。在翠竹水亭,池间孤榭住久了,即使无法感悟得自然的呼吸,也应学会滋润枯燥无味的心。

佛曰:物来则应,物去则空,心如止水,了无滞碍。

掩卷《离骚》,品评屈子的寂寞:柔白的月光洒满江面,寂静的江水温润如玉。微风轻拂他宽大的衣衫,寒意点点地噬入他的心房。而他却吟诗直抒胸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当年的他意气风发,未曾想到日后竟被放逐孤远之处。唯有山水看见他在灰暗的天空下,双眉紧锁,缩成两道山河,用血和泪泣成诗行。诗人傲骨凌宇的身影,还是我们狂妄不羁的心灵,在面对寂寞,犹如融为一体。汨罗江里的身影,永远沉淀在历史的记忆中。

浮华一梦,我们的心,是否应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或是午间暖暖的阳光下,体验一下傲者的孤独?

寂寞,才是我们心中所缺失的,不然为何我们在浮华之中会感到空虚,茫然失措?

试看古代圣贤,大凡有成就之人,无不懂得享受寂寞,清新寡言。默默享受寂寞才是人生最有力的姿态。而这无疑是一种对世事的淡然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