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纵是才华横溢、慕颜、才者万千。却有若水三千,只取一瓢爱了解……女儿芳倾尽,只为意人。细绎去他思,只是未到更阑伤心处。阆苑子,望尽天尽头,只为你的梦。

——题 记

紫月垂帘,红星望念,洁白化一圈。潇湘竹,胭脂泪,另掩一段风流。就是你——黛玉!带着你的追求,韵开了你的那段历史,你就像一池泌芳闸的活水,带着灵动缓缓的淌入贾府。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是你的控诉。

我看见了你,是卧在榻上望着窗外,一脸倦容却也时刻不放弃生活。窗外是正在芳菲的柳丝榆菜荚,而你却……看看床边的药碗我就都明白了。你是病了……可是你说过闺中女儿惜春暮的,为何又叹出他年葬侬知是谁的担忧?你是倦了吗?

你起来信步走向窗外,我随了你。你候在池水边,那双似喜非喜的含情目幽幽的望着水的那天。“定是盼着什么吧?”我想。我就这样痴痴地看着你,因为我没有惊动你的资格。看看那两弯似蹙非蹙的柳烟眉,我知道你是愁了。为心际的那片空旷愁了。进入你心间的大门被你用才华关上了,又用美貌上了锁。却只为等待那有生一次触动你心灵的人,但却迟迟等不得回应,你是怕了吗?

你啊,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宝钗如是说。但唯有宝玉时时把你宠着。宠得你的任性,宠得你偶尔放肆,就那么傻傻地爱着你。就是这样纯得一塌糊涂的相爱,也被世俗污眼浊目的否定了。

我不敢说懂你,因为我真的不懂你。但我知道,我的思想正慢慢地靠近你。我还是恋恋的看着你,闲静时的你真如姣花照水,让人爱怜不释……

我又走近了一点,但还是不敢打扰你。

借着皎月,我看见你落泪了。那泪中分明有陪你一起葬花的,和你一起做诗的,张口闭口叫你林妹妹的宝玉。但这一切都随泪而下,碎了,化了,娇喘微微地你不知惹闹了多少人。

好想走上前去陪陪你,你看起来憔悴极了,这回是我怕了。

我听见池水边有了动静,一股赤水赶召着绛珠仙子的名号,就这样带走了你。连那最动人的回眸也未曾留下,留下的只有那抹释不去的空白。

消香玉陨的是你,而我听见水的那头锣鼓声喧天,金玉良缘的恭贺声。

这时,我醒了,时下是曹雪芹的《红楼梦》泪也已落了大半。落吗?可不都是一场梦吗?

殊不知?那飘逸在尺白宣纸上的永恒,红绿在热情河畔边的誓言,美丽在夕阳黄昏里的邂逅。都是那韵开的回眸一刹那,到最后却只叫有情人泪落三倾!水一样的女人,总带着那伤无悔,彳亍在红尘烟云中,却只为搁浅一份简单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