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古以来人们都记得西施那如花似玉的容貌和袅袅娉娉的倩影,同时,那个捂胸皱眉,效仿西施的女子——东施的形象也深深的烙在了世人的心中。但我却说东施效颦,未可厚非。

一粒种子拱破泥土,用幼小的身躯点缀着整个春天;一只雏鹰挣脱窝巢,用完美的弧线装饰着一角天空;一片秋叶摇落树枝,用曼妙的舞姿跳动着整个秋天……这些都只是源于生命的本色,没有什么充分的理由,只因为一种执著的追求。可是,东施那种对美的追求为什么会成为世人的笑柄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效仿了众人眼中的美女?作为一个女子,谁不想“倾国两相欢”?谁不想“君王带笑看”?但天生没有美貌的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相貌而抱怨上天,更没有鄙视自己,而是用自己仅有的微弱力量维护着内心对美的最后奢望。可世人却被世俗的尘埃蒙蔽了双眼,让一个执著可爱的女子背负了一个本不属于她的骂名。她举步维艰的捍卫着自己仅有的尊严,维护着最后一丁点对美的追求,却被世人的一口唾沫淹没的不留一点儿痕迹。

在那个年代,没有人看到她那一步后面的沉重,却只顾着讥笑她的自不量力。可我却说她比所有人都美,她不做作,敢于正视自己,直面自己的内心,能够看到别人的长处,弥补自己的不足,力求把自己雕琢得更加完美。如果连这也是一种错,我真不知道美的定义是什么。比起那些不敢面对自己的缺点,不善于吸取别人优点的人,东施美的实在是太可爱了,她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她只知道她活着还有事值得她追求,她知道自己有可能会遇到很多麻烦,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下去。东施效颦,未可厚非,那不是她的错,而是时代的悲哀。

也许你没有天生丽质的容颜,但你也可以使自己变得美,美的定义很广泛,不要用世俗所扭曲的美去定义它。一个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