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去十里蓝山玩,在赶两只鹅的时候,一不小心,摔在了乱石堆里,痛不欲生。之后一周的时间,我的脚一直走路会很痛,要不是没有时间,要去上学,我早就买到合适的药,脚早就好了……

今天,我妈要带我去医院看脚了,在之前,我的心一直都是忐忑不安:会不会骨折了?会不会脚崴了?会不会脚脱臼了?会不会……不安一直围绕在我的心,假如是脚骨折了,就要去就接,那场景,不容直视;假如是脚崴了,要慢慢恢复,等很久才会好;要是脚脱臼了,就要推上去,跟骨折了没有什么区别。

周五我们已经去过了一趟了,但是去的太晚了,就是从大老远的赶过去,都前功尽弃了。这次,我们是中午去的,顶着烈日,过去了。

到了松柏医院,这里并不像以前我来治手肘关节发炎那么嘈杂,医院像死了一般的寂静,只有看见一个去拿药的人。在挂号台上并没有人,我们便先进去找医生了。

在对面的那幢医院,只有治骨科的医生还在,其他的大概都去吃饭了,真是敬业,正好我也要去治骨科,真是天助我也。

到了诊室里,我把情况都如实的告诉医生,医生笑笑地对我说:“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啊!只是拉伤而已,来!我给你开一点外用药,涂在伤口上就很快就好了。”“谢谢,谢谢!”

老妈得意洋洋地对我说:“其实,按我的方法就行了,还要跑到医院来,多麻烦啊。我都成了半个医生了!”“哼!就你!”我不服气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