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是一封家书,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亲情是一句问候,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亲情是一个眼神,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题 记

萧瑟的秋天,萧萧而下的是那数不尽理不清的落叶,风吹起已残败的身躯,轻轻地飘落,静静地躺在曾让自己茁壮的地方,“落叶归根”是一种豁达,更是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境界,秋叶回报了自己的母亲,用自己最后残缺的生命去报答曾让自己拥有生命的根,而作为“万物之灵”的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去报答给予我们生命的人。

夜暮降临,田野间空旷的寂寞,“犬吠深巷中,”凄凉的几声狗吠让人心寒,目光下那个熟悉的背影,佝偻着已定为90。的腰在田间挥撒着如雨的汗水,虽然手已不欲使唤,腿也累得快要支撑不住,可是一个强大的念头,让她忘记了所有的饥饿与劳累:“孩子明天要交学费了,如果没有钱的话,他怎么上学?”

夏季一个让人心神凉爽的季节,虽然天空有偌大的太阳,可仍挡不住青春的活力,操场上打篮球的男孩,爽朗地笑声在树间缠绕,几声蝉儿的鸣叫,一丝薄薄的微风,一切都让人感到那么和谐、自然、宁静。

如火的太阳烤着快要干了一层皮的大地,黝黑的肌肤在太阳的照耀下那样刺眼,现在是正中午,所有在田间劳作的人都已回家,唯有他一个人在无边的田野间拢着已成惯性的锄头,手已疲惫不堪,锄头也只因重力而下降,但他仍然坚持着,因为他还有三个孩子要养活,“没有钱孩子怎么办,想到这儿,他像吃了仙丹似的,恢复了力气,使劲地刨着足下的土地。”

也许你不会在手是否有人为你的生活而劳累;也许你不会在意他们手上已成型的老茧;也许你不会理会他们头上昨日新添的白发;但你要明白,有人肯为你起早贪黑,有人肯为你丢弃尊严,有人肯为你付出一切,这就是我们的“傻父母”。

曾以为我会永远是家中的明珠;曾以为父母会无止休地向我提供我想要的一切;曾以为生活很容易,如今母亲已不再拥有年轻时的容颜,父亲也失去了年轻时强壮的身躯,斑白的头发让我心疼,才明白父母老了,曾以为是自己的天空的他们如今也已成为回忆。我明白长大意味着责任更重大,我要报答为我付出一切的人。

感恩犹如一杯飘着幽香的奶茶,虽然古朴,却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意味,学会感恩,感恩亲情,让我们拥有不一样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