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树上的叶子被风击败,在冬日的阳光的指缝里消瘦;在冬季的冰冷的角落里低徊,仿佛无家可归的游子,任凭一颗居无定所的心海角天涯地流浪。

犹记得儿时,故乡的冬天是美丽的——是那满山的树,给了我绿色的梦。落光了叶子的树梢上有我儿时的欢笑,铺满了落叶的山坡上有我儿时的足印,松软的落叶底下那种厚重的温馨,是我儿时对故乡最熟悉的感觉。潺潺跳动着的小河水,唱着我儿时的歌谣,轻盈盈跃动着的小鱼儿是我儿时美人鱼的童话。

而今,当我又一次怀着膜拜的虔诚,怀着虔诚的庄重,在故乡的泥土里寻找儿时的指印,寻觅儿时的温馨,却不见最初留在我心底的痕迹。故乡那消瘦了的山和消瘦了的树,消瘦了的水还有那消瘦了的鱼,像赶错了“时髦”的现代人,在故乡沉重的叹息声中,掩饰着自己无可奈何的尴尬。故乡宛如“谢了顶”的老汉——山不像山,水不像水。

沙尘暴像个“离间的小人”在稀稀落落的树木和贫贫瘠瘠的黄土高原间刃有余地施展着拳脚。黄土高原的劲风,越过农人们低矮的屋脊,带走了黄土地曾经的丰腴。黄土高原的雨水像无恶不作的铁骑,吞噬了孱弱的庄稼,摧折了身单力薄的树木,残忍地给黄土高原烙下了“千沟万壑”的伤疤——啊,我的黄土高原正面临着空前的浩劫!

黄土高原啊——我的故乡!你憔悴的身影刺痛了我的双眼,你苍老的容颜灼伤了我的心灵。当祖先们以“刀耕火种”的先进方式开始向你无节制地索取,当我们的祖先生息繁衍在你博大的怀抱中,当中华辉煌灿烂的文明历史在你厚实的脚下延伸,我既为祖先的智慧感到自豪,又为你所承受的苦难感到深深的不安……

走过千年风雨的黄土高原,把原始的美丽留在了古代人的记忆中,也留在了现代人的想象中,如今的你消瘦得令人心疼。我想象着你曾用你的丰腴养育着华夏儿女,想象着你曾用你的博大包容着人类的愚昧无知,想象着你曾用你的整个身心忍受着支离破碎的痛楚……黄土高原呵——我的母亲!那么多荣耀,那么多灾难,不论是你欣然接受的,还是被迫强加给你的,都让你的伟大和无私在无言中沉淀了千年,在无形中瘦了千年!

冬天,当我踩着干瘦的落叶,走在你无比瘦弱的脊上;当我透过岁月的纱窗,凝视着你沉默了的双唇;当我郑重地蹲下身,用手触摸着你冷硬的肩。我不再迷惘,亦不再叹息。是的,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你跨越千年的期待;我读懂了——我读懂了你穿越时空的呼唤——啊,黄土高原——消瘦了的美丽,我知道你承受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但请你相信,作为你的儿女,我们在祖祖辈辈的传承与舍弃中渐渐懂得了你,渐渐明白了作为母亲的你心中永恒的梦。走过了千年的愚昧与无知,我们也走出了根深蒂固的贪婪与自私。

是该到我们共同携起手来,为你也为我们创造一片新天地的时候了,当我们肩负起这个神圣的使命的时候,黄土高原——我的故乡,我的母亲——消瘦了的美丽,你将成为我们用双手托起的明天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