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梦回1400年前的夜晚,已是白露时节。清露盈盈,美得如画。又令人顿生寒意,月儿皎皎,却觉得只有故乡的月亮最明……

——题记。

唐诗是那个繁华时代的标志,“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李白的诗句将我们对唐诗的印象停留在了浪漫、孤高的似仙侠、道隐之气中,而杜甫将我们对唐诗的印象提升到沉稳,略带孤独的写实写史之中。“ 三吏”“三别”《兵车行》描写的那个兵役繁重的年代;他的诗描绘着那个时代的发展走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强大的现实对比,深刻概括盛世中的尖锐矛盾,暗示安史之乱爆发的必然性;《羌村三首》记回鄜州省家事,重逢后的悲喜交加,反映历史的真实画面,抒发一己之情。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每次读到这句是总会有一种感慨,水汽朦胧的夜晚,同是一轮月,而我总会想明月的那头,独自思念兄弟亲人的杜甫,缠绵的愁思,夹杂生离死别的焦虑不安;明明是普天之下共一轮明月,本是无差别,偏要说故乡的月亮最明,明明是自己的心理幻觉,偏要说得那么肯定,不容置疑。透过这句是我似乎读懂他,他是在安史之乱中,颠沛流离,饱受艰难,怀念家人却心系国家的人。

黄沙滚滚,终不见了杜甫的身影,却一片浓雾中走出一位女子,她同样经历了一个盛世的转折。作为一位上层妇女,他不可能为国为民建立其他功业,而凡是在当时条件下能够做到的,她都做出了最大限度的奉献。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留香。”她的词句都是那样轻柔美丽,使我感觉不是在写物,而是在写情。“梅正妒”“菊应羞”,总以拟人写法写花,俏皮、活泼,“骚人无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这首词最能体现她的个性。传说屈原当年作《离骚》,遍收名花珍丹,以喻君子修身之美德,唯独桂花不在其中。李清照很为桂花抱屈,因而毫不客气的批评先贤。长期的封建社会,埋没了无数有才能的妇女,她像卓文君、蔡文姬一样取得如此成就,正是他们不肯服从男性心中道德的叛逆。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浅碧、深红在诸颜色中堪称美妙,然而这些美妙的颜色,于桂花来说却是无需添加。它浓郁的香气,温雅的体性已足使她成为第一流的名花,颜色淡一点又有什么要紧呢?这是作者对于美学的观点,也是对自己的总结。

诗词创造了情谊,情意唤醒画意般的人生,诗情般画意人生,永远闪烁在历史的长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