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冬季,天亮的很迟,残留的夜色久久不愿归去,昨晚的炊烟挽留了西去的弯月,斜斜挂在烟囱。

沉睡的村庄显得格外宁静,质朴的村民贪焚的享受着热炕的温暖,小屋的温馨充满着诱惑,让昨日的雄心几乎消失殆尽。

打开紧闭的门,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奔去冷冷的风瞬间里淹没了我的躯体,狠狠刺痛着我的肌肤,在这寒冷的季节里灵魂变得那样憔悴,它胆怯地呼喊着,回去吧。我有点退缩。

天依然有点黑,乡间的小路又是是太平坦我的速度不能太快,只能摸索前进,可是我清楚的知道,太阳并不会减速,它依然用正常的速度上升。

由于起初一段时间里众多不利因素的影响我用大约一半的时间仅仅完成了一公里的路程。这就意味着我必需用剩下的一半时间完成3公里的路,这已经有些困难,好在此时夜色淡化了许多,而且身体功能渐渐达到最佳状态,因此,我开始了冲刺阶段,将自己的速度提高到最快,狂奔1.5公里后,天已经大亮,远远能够望见烟囱飘出的浓烟,慢慢笼罩了整个村庄。

我的体力渐渐不支,干渴难耐,双腿已有些麻木,情绪极为的不稳定,放弃的念头渐渐浮出水面,尽管外界条件已经非常有利,但不利的心理因素又开始作崇。

坏脾气,暴躁心理频频出现,呼吸越来越吃力,我感到自己撑不住了,那种用语言难以表达的痛苦折磨着我。但尚存在着一点坚持的心理,为了尽快转移不利的心理因素,我开始转嫁心中的戾气。

田野是那样的苍白,多希望它快点消失,麻雀的鸣叫是那样的难听,真想有把猎枪,结束它的生命。是谁随意将砖块扔向道路,我用恶毒的语言诅咒着他,我把眼中的一切都砭的那样低践,认为它为根本没有存在这个世界的理由,用虚构的手法刻画着自己的坚强与伟大,寻找那少的可怜的自信与安慰。

但我渐渐意识到,我已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放纵了欲望,肆无忌惮的放纵了仇恨的欲望。将自己的种种不快全部出嫁,越是出嫁产生的不利情绪越是增加,大脑终于乱成了一锅粥。

迷迷糊糊中完成了1公里后,我心里默念着放弃吧!那个终点我不可能抵达,看着东边渐渐变红的天空,感知着我那铅注的双腿,和极不协调的身体部位,速度越来越慢,放弃了剩下的0.5公里。

就在轻轻闭上眼的刹那间,那美丽的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东升的旭日带着火红的激情,浸染了整个大地,我单调的身影沐浴在激情色泽里。这是深沉千年的古老王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是那么的遗憾。

感谢上天,我的理智并没有完全丧失,重新调整呼吸与心态。继续冲刺那漫长的0.5公里。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山头时,太阳刚刚露出半边红红的脸颊,那不胜娇羞的容颜婉若清晨牧羊的藏家少女。古朴中又戴着神秘的面纱。

梦无涯,追无悔,山高我为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