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你的生日,对,确实如此。我很清楚的记得。这似乎确实不需要丝毫的考证。这的确是一种巨大的力量,那么多同学、朋友、甚至于亲人,对于他们的生日,我一概不知,而只有你的生日我却记得。记得,而非简单的记得,我知道我不可能忘掉它。

但我并不会选择今天给你任何的祝福,我不打算让温情的短信划出弧线,在你我之间传递。即使愿意,也绝对不会那样做。我一直坚信:你我之间的约定一定要比大山更坚定。

春分日,也许是出于你的策划,我很意外的收到了你的英文信,冰冷而又刺眼的文字无可阻挡地射入我的眼珠。你说:你不想欠债,你一直都在躲避。你还说:让我明白你的意思。起初,我并不想回信,毕竟从未开始,便也无所谓结束。不容置喙,一只手掌永远拍不响。但最终我还是写了,用与你迥然不同的字体和风格,悲伤与无奈夹杂其中。我说:“丢掉它吧,让它被微风轻轻吹散。当然,我对你做出了保证,我今后不会再来找你,不会打破你平静的生活。我一直挣扎着坚持这么做,一直在默默地接受你冰冷的对视。原谅我,看到你时,我会五味杂陈,不知所云,其实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可曾感受过:沙漠之中找不到水,但喝水的渴望是绝对不能够隐藏的。我知道:我们的世界永远都不会有交集,时光在你我之间编织不出任何的希望。那么我将会坦然选择,把脱笼的自由还给你,把孤独徘徊而又不知所措的背影留给自己。

习惯了徘徊的味道,我依旧无法选择忘记,诚然,我已深刻的记住那些即将远离的风景。如果当初不曾相识,至少现在我不会如此落寞。而我却又恰恰是如此的幸福,渴求梦的夜晚属于我;伤感的情歌属于我;一个孤独的背影属于我。走吧!你有你的路,我便开始了自己的道。不过,我一直还会注视你远去的方向,直到有一天,冰冷的模糊遮住一切。

感谢你,我的笔底泛现了多少小诗,它们可是我思念的花瓣;感谢你,一起走过的短暂岁月至少不是虚幻;感谢你,是你填充了我太多的思想空间。

今天是你的生日,它不仅仅是一个我永不释怀的日子,我一直记住它,永远不会忘记。原谅我一直记得它。毕竟,这个日子我曾忧伤。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草原、喜欢武术、喜欢诗歌。我不知道,你是否珍惜每一个被我闯进的梦。但我一直都会祝福你——幸福属于你。

流水有情,独对落花无意;清风有情,悲纤柳无意——怎待漫漫岁月。我实在无力掌舵时间之海中的一叶帆船。但我绝对不忍成为一匹落河的奔马,只愿将身影留在背后,可脚步却一定要延伸到远方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