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伯伦曾说过,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好的呼唤,就是妈妈。然而,这一切在我的童年却几乎是空白。

幼年,本是吮吸甘甜乳汗而茁壮成长;童年,应是依偎在母亲怀中撒娇。而这一切对我恰恰相反,因为这些一直是父亲的工作。为此,当我与母亲团聚时,我并没有因此而高兴反而恨她为何将我“抛弃”。

自然,一家人常因我的举动而陷入尴尬。父亲偶尔也会用发怒的眼神盯着我并郑重告诉我:她是你妈。我并未因此而退缩,反而狠狠瞪父亲一眼。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学会了自立,坚强,坚持自己的事自己做。所以,当母亲为我做了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时,我定会疯狂将其毁坏,自己动手重新再做。

我上高中后,父亲决定外出打工。而我因父亲的离开自惭形秽,甚至自暴自弃,以致现在疾病缠身,整天以药为食,生活在天摇地动之中,学习更是力不从心。

这时候,就是那个我恨过,排斥过的母亲每周跑几十里山路来校照顾我,甚至托关系找最好的医院,求值得信赖的医生……在不止一次的冷漠面对后,我似乎在突然之间发现,岁月给母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红黑瘦小,颧骨高耸的脸庞,陷得深深的脸眶,粗糙不堪的双手,丝丝隐现的白发……这一切让我的心中阵阵刺痛。

父母都是读书人,当年来到小山村时,村民都不会相信他们会安居乐业。但母亲就是凭着她不服输的性格创造了一片属于我们自己的天地。如今的母亲经营着几亩小田地,并开垦了大园子。每到夏天,它就会充分显现出母亲的劳动成果——杏树,桃树,果树的枝头硕果垂挂,各种蔬菜娇嫩,新鲜,生机昂然。我知道,就是这些东西,使母亲的脸蛋不再白晳,腰身不再苗条,双手不再细嫩……我还知道,母亲生性胆小。我清楚地记得,一般在天黑,母亲根本不敢到外面。而今为了我们,她早晨四点多起床,将家中一切安顿好,并为我们准备好早餐后,便一人去田间劳作。很多个晚上她一个人在星星的陪伴下默默忙碌,从未听她叫过一声怕。

想到母亲的付出,我心中一阵阵酸楚。当“妈妈”在电话那端徘徊时,我深切的体悟到,这时的她是感到幸福,快乐与满足的。现在我懂得,爱有无数方式,简简单单一句关心话,一个真诚的微笑,一个肯定的点头……在这细节中,或深或浅,或浓或淡都有爱的滋味。只要用心回味,耐心咀,你一定会品尝到这种爱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