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散开,长卷初展,你犹如一卷古老的羊皮卷迤逦铺开。青琼的古砖铺地,苔痕上阶,草色入槛,霜华晕渲。你大梦千年,在改革的春风中苏醒,于是你的过往成了历史,历史变成传说,传说变成传说,传说变成了永恒。

当古老的传说从神秘的地宫爬出,列在博物馆的陈列柜中时,你有带领着人们重回当年,寻觅你的古老,雄浑,沧桑与柔情。

六五毕,九洲一,四海维地,五月擎天,一个古老的东方帝国的雏形在崤函古道上初现。设问,什么才能配得上那股横绝六合,扫空万古的霸气?什么才配得上那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豪迈?什么才配得上那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的气魄?又是什么才配得上那风起云涌,沧海横流的时代?惟有你,在凄风苦雨中伫立了数千年,在梦中辗转了数千年,在人们心中坚守了数千年。

作为六朝古都,你阅尽了历史的旧貌新颜,迎来了无数无上的荣光,送去了一代代颓废衰亡。你的容颜早已漫汗难识,纵然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难一睹你最初的风采,只能掀起这一层层厚重的面纱窥得你的年华与更迭。

桃花正开,染遍朱檐,已不见当年那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开日,北构西析的阿房宫;楚人一炬,然掉了你宏伟的规模,却也为你埋下了复活的种子。也许,曾经的你也是牡丹怒放的丹凤之城,满城荡漾着浓浓的春意,甘如醴,淡如水,令人品之有余,弃之不能。一代代风流人物在你的身上将是非成败皆付笑谈中。你一挥衣袖扫净浮尘谢天下,酬了那一腔腔的热忱与壮志。万事转头空,青山依旧,你容颜不改,史册冷着旷古的悠光,将你默之于心。

没有襄阳荆州不足以称之为用武之地;没有汉中巴蜀之地亦不能作为天险屏障;没有你华夏亦不能在雨中屹立千年,形式使然也。作为军事要地,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面对诸多纷烦,你心中碧海蓝天,淡目一枚,在不动声色的激越里,听着凯旋的号声与败北的死声,如此惊心动魄。多少朝代在你身上升起又降落而将得意与失意的繁荣和伤害强加在你身上,你从来无言,依然独自守护着一份宁静的厚重。

琵琶声泣夜如歌,梨园弟子唱尽隔岸马蹄的急乱,舞榭歌台,风流不在,霓裳羽衣醉舞双影长。你依然不会柔情。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原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为连理枝。

画坊冰凉,你的战场谁的伤?你为谁痴?谁为你狂?只为眉间一点朱砂,便宁愿倾了韶华,负了天下。悠悠生死别经年,再见无期,千年之下,人士音书,亦不过是渺茫。彼时,你灿烂如锦,山顶千门为她次弟而开,一骑绝尘的恩宠,转眼狼烟四起,辗转流离,你披上了黄金战甲,挥洒一片写意天下。

好酒愈陈愈香,故地愈久愈重,长安一梦千载难书,沉淀的是历史,折影是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