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雅很喜欢现在所住的地方,她平生还是第一次住在如此热闹的市区。她 一边极度悠闲自在地安置行李箱,一边凝望着华丽丽的落地窗帘在微风中抖动 。马上就要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还有,即将开学,她很快就会结识很多城市朋友,在高级中学里她可以不用回家过夜,可以出入城市的酒吧、舞厅,这些都是乡村所没有的。她真是太激动了,这正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开学第一天,一切都如她所想般进展。她结识了许多朋友,甚至有个男生要求和她约会,暮雅情不自禁地想:“我一定不能让别人发现我是农村孩子,我要受人欢迎,会的,一定会的!”没错,要约她的正事本校的富二代,暮雅觉得要想出名,成为他女朋友,无疑是最好的决定,可问题是,父母思想观念过于保守,一定会强加阻碍,因为他们说过,自己太小,学习是唯一的出路。暮雅很是纠结,他不想辜负父母的期望,倘若“一心只读圣贤书”,也许她会学有所成,但自己的青春,美好的城市生活就白白浪费了,“恩,我可以不告诉他们,他们根本不能理解,这次有多么的不同,为了我的新生活,豁出去了!”暮雅暗自决定。

周五早上,暮雅被阵阵饭菜香味给熏醒了,她迫不及待地爬起来,简单洗漱了下,就冲进了餐厅,母亲为了她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暮雅很感动,她甚至有一瞬决定放弃自己的选择,但她还是没有这么做,妈,明天我们美术兴趣小组要去公园写生,我就不回家了。”母亲笑笑,去吧,注意安全,父亲从皮夹里抽出一百元,说给她坐车时用,暮雅接过钱,突然觉得这张纸币比平常重了很多,她心虚地走出了家门。

周六的约会很轰动,听好姐妹们说,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邀请一个女孩,暮雅越发觉得自己的优越感更强烈了,她兴奋地为这次约会做了十足的准备,她为自己买了时髦的衣服,穿上了从没有穿过的高跟鞋,甚至化了妆,当她焕然一新地站在“男友”面前,他马上搂住了她的腰,搂得很紧很紧,几乎让暮雅喘不过气来。接下来,暮雅会见了自己男友的一些朋友,果不其然,他们一个个都很阔气,香车宝马,穿金载银,吃香的喝辣的,听爵士乐,跳交谊舞……暮雅更加感觉到自己以前是多么“土老冒”,约会给她的感觉很美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暮雅静静地等待。

男朋友醉了,暮雅扶着他到休息室时,明显感觉到他走起路来有些摇晃,暮雅打算去楼下给她买瓶醒酒药吃,刚转身,子然突然拉住她,劲道很大,暮雅一个趔趄跌坐在他前面,他忽然吻住了她,暮雅极度反感,使劲地推开了他,大叫:“你醉了!”子然很生气,硬说自己没醉,接着屋里到处弥漫着烟味,子然抽起了烟,暮雅不敢相信,子然居然在吸那种玩意儿,子然又猛吸了一支后,蓦地摁倒了暮雅,试图和她亲热,此时暮雅才惊惶失措起来,她疯狂地躲避子然的触碰,并用劲全身力气挣扎着,泪水肆意流淌,她苦苦哀求子然,请他不要这么做,自已还是学生不能对不起父母……

暮雅声嘶力竭的哀求,似乎有些打动了子然,他拽起暮雅,准备开车送她回去,子然发动引擎,将油门踩到底,不一会儿,汽车便疾驰如飞,由于子然此时正处于盛怒之下,暮雅知道自己的生命会有危险,她先是请求,然后只能祈求他开慢点儿,然而子然并没有答应她反而开得更快了,“菩萨保佑,让我安全到家吧,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撒了谎,我不该欺骗你们的……”

突然,她看见一道明亮刺眼的光,“天哪,救命啊,我们要撞车了!”她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多大的撞击,只是感觉到突然间一切变得漆黑。她隐约感觉到有人把她从变了形的轿车残骸里挪了出来,还听到喊声:“快叫救护车!这两个孩子有生命危险!”她听到了喊声,尽管只是几句话,但是他知道事故中有两辆车。

他想知道,子然是否活着,另辆车里的人是否还活着,在医院里,她醒了过来,但面对的事实却异常残酷,“你们醉酒驾车以致车祸,情况很糟糕。”当医生告诉她,子然死了,这声音一直在她脑海里萦绕,医生说:“我们已经尽力了,你看起来也很危险。”“另一辆车里的人呢?”暮雅哭了起来“很遗憾,他们也死了!”

暮雅几乎崩溃了:“老天,请原谅我所做的一切吧!我不该贪慕虚荣,我不该去约会的。我对不起那些人的家属,是我害了他们,是我害了他们。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对不起,我撒了谎,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他们也不会死……护士、护士,你们能把这些话转告给我的父母吗?”

护士小姐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应声,但她握着暮雅的手,安抚她情绪不要这么激动。没过多久,暮雅也死了。有个围观者问护士:“为什么不能答应那个女孩最后的请求呢?”护士小姐看着观众们,悲伤地说:“你们不知道,另一辆车上的人就是她的……”

此文联系实际,解说“谎言”,写得潇洒自如。“一边极度悠闲自在地安置行李箱,一边凝望着华丽丽的落地窗帘在微风中抖动”,情感真挚,引起读者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