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小鸡了,当杏花烂漫树木抽芽的时候,满山遍野是一大片嫩嫩的淡黄色与粉红色,使小小的乡村仿佛沉浸在一幅精美的画中。太阳还没出来,我还趴在被窝里睡的正香,爷爷就用他那满脸又硬又尖的胡子把我扎醒,我极不情愿地嘟着小嘴巴转了个身又继续睡着了。爷爷抓着我的小脚丫挠痒痒,高兴地对我说:“娃儿,你的小鸡出壳了。”我一听,一个激灵从被窝里爬出来,跑到院子里去看小鸡。刚出壳的小鸡全身湿漉漉的,很是难看。但当太阳出来后,暖暖的春日的阳光将一只只小生灵晒得“叽叽,叽叽”地快乐的叫个不停,做了妈妈的老母鸡幸福而知足地领着它的孩子在园子里觅食。我在眼里,馋在心里。真恨不得也像鸡妈妈一样怀里抱着一个小鸡快乐的去“踏春”啊。于是我就悄悄地跟在它们身后,准备偷偷抓一只小鸡。可是每次当我接近它们时,那些“小可爱”马上跑到鸡妈妈的翅膀底下,再也不出来了。

没办法了,只能晚上下手,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我趁鸡妈妈不注意,偷偷地跑到鸡窝里抓了一只小鸡,用衣服盖在肚皮上,可那小家伙一点儿也不安分。“叽叽叽,叽叽叽”地在我肚皮上滚来滚去,惹的老母鸡发现了我,吓得我撒腿就往房子里跑。那老母鸡扑腾着翅膀向我追来,我没命地跑着,但就是不肯让“小家伙”去见它母亲。心里还暗暗地说:“母鸡妈妈呀,你的孩子也够多的啦,怎么就那么小心眼啊,连看这小家伙一眼都不行!”终于跑到房子里了,紧紧地关了房门,才小心翼翼地把那个黄色的“小绒球”取出来放在炕上,那小家伙嘟着一张嫩黄色的小嘴“叽叽叽,叽叽叽”地叫个不停,在炕上惊恐地到处乱跑。而那老母鸣也“咯咯,咯咯”的在门外使劲的唤着它的孩子。我心里偷偷的向母鸡哀求道:“母鸡妈妈啊,让我也心疼一下你的小家伙吧,明天早晨我一定准时还给你。”于是再也没有去理会门外老母鸡撞门的声音,就抱着小鸡包在被子里睡着了……早晨当我醒来时,被窝里却没有了“小家伙”的影子,再一看房门开着一个缝,才明白肯定是鸡妈妈把它的“小可爱”带走了……

童年的快乐数也数不尽,它们就像一颗颗明亮的星星一样,在夜空中闪耀着遥远而迷人的光芒,让我感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