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由于整天早出晚归地在太阳下干活,所以皮肤晒得黝黑。整天脸拉得长长的,在我的印象中,好象没有见到他笑过一次。

我小时以为爸爸不喜欢笑是因为笑起来太丑的缘故,后来才知道并非如此,我家里很穷,爸爸一年劳累挣来的钱,除了能勉强填饱肚子之外,剩下的还不够体弱多病的奶奶的医药钱,再加上抚养他的子女,他连哭也来不及,还有什么心思可笑呢。

可小时候并不懂事的我对此却毫不理解。每当看到别的小孩骑在他们爸爸的脖子上嬉笑走过,看到别的孩子在他们爸爸的膝盖上撒娇时,我心里痒痒的,那上面一定很舒服吧!要不,他们怎么那样开心呢?可是一想自己的爸爸,心就凉了。有一次,看见爸爸在门坎上叹气,我走了过去,要坐在膝盖上,他却不耐烦地说:“肉皮子痒了,是吧?”他火了,站起来,一把揪过我,用那蒲扇大的巴掌朝屁股上就是几下子,还骂:“娘个脚,看你还调皮,看你还顽皮:“我疼地哇哇大哭。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爬上爸爸的腿了。

直到近几年,我们的家境才有所好转,电视机、自行车等家具等都购进了家,爸爸似乎不像从前那样板着脸,不像从前那样凶了,但好像还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脸上仍难看到笑容。

终于有一天笑了,而且笑得那样开心,那么好看,真叫我忘不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看见爸爸笑的最开心的一次,也是我最难忘的一次。

那是在去年暑假,我收到高中录取通知书,同时姐姐和哥哥都毕业且参加了工作。记得将通知书递到爸爸面前时,终于爸爸的眉头舒展开了,并抚着头对我说:“孩子,争气,你们三个都比我强。”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并对屋中的母亲说:“孩子他娘,那时的人讲究双喜临门,现在咱家可以说三喜临门,把那只公鸡捉来杀了,请来他外公来喝两蛊。”妈妈把请外公的事交给我,我应了声,跑向外公家去……

自从那次爸爸笑了之后,遇上什么高兴的事总是哈哈笑几声。然而我的学习成绩不好,他总会叹气。我终于掌握了爸爸的睛雨表。暗下决心,努力学习,争取好成绩,让爸爸的笑容永远挂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