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参加了作文班的一场别开生面、热火朝天的拍卖会,但是,卖出的东西寥寥无几。但我们还是如期举行,而且还进行如火如荼。

首先登台亮相的是高羽隆的笔芯,他出价10元,我们采用的钱是那边使用的钱—校币。

何同学一马当先出了20元,结果被肖权峰一枪毙命,出了30元,何同学也不甘示弱地往上加价40元,结果他们一直往上加价,直到肖权峰把他抬价到80元,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不再加价。唉,高羽隆赚大了。就这样一轮接一轮,有的被坑,有的赚很多校币。到了拍卖书了,卢秋琳一见到书,犹如饿狼扑食,激动地一下子站起来,恶狠狠地警告我们:“不许跟我抢。”这一声为之巨大,而我却无视眼前的“女汉子”,在心里默默地叫着,等会儿,让你从800元坑到2000元校币。卢秋琳刚喊完,我就激动地叫道:我加一块钱,她也不惜不切往上加了200元,我慢悠悠地又往上加了一块钱,卢秋琳向我发出“杀人眼刀,大有杀人之势。”我不理会她继续狐假狐虎威,将她坑到了3000元。轮到我要买某个产品,卢秋琳就加以反击,我一眼就识破她的计划,顺水推舟。当她喊时,我假装决定不买,她急了(她原本对那个东西不感兴趣,只想报复我而已。)后来,我又按原价买了。

今天,我仿佛知道了拍卖会中的残酷,以后我也要更加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