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窗前,月光如水,静静地流在我的眼前,我感到了心沉水底的清凉,引起了对你的思念记得也是这样一个月色溶溶的夜晚,我们全家把你送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孤身一个人的你,一切还好吗?

匆匆过了十八年,我自然是常哭,只有偶尔笑笑。这怪癖的性格,其实也并非我的天性上初三那年,我被诊断患有××病,从那以后,我的天空一片灰尘暗,我走不出那个阴影。痛苦的我对生活不再有什么奢望。可我知道,我的痛,也是你的痛,你永远也不愿意看见自己唯一的妹妹对生活失去信心。十七岁的你,咬咬牙关,坚定地说:“妹妹,我们不哭,相信我,我一定会治愈你的病。”那时,你才读高二。

为了实现临床医学的梦,高中剩下的两年,你拼命地学习。也许是命运的捉弄,让你高考失足,只考了560多分,临床医学的梦毁灭了,但你没有气馁,你坚定地说:“我们不哭,到了北京,我会找到最好的大夫。”从你的话中,我看到了希望,我开始等待。

那个夜晚,你带走了我的希望,也带走了全家人的寄托。

两年来,你东奔西走,跑遍了整个北京市,拜访了许多名医。终于,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你把全家人的希望送回了家。当我在电话的这头听到你的声音时,压抑了很久的我,终于在电话的这头哭了,你却幽默地说:“妹妹,你哥很了了起,对吗?有大学上,还有能力给你找大夫冶病。不过你得保证按时吃药。”

“可是,哥,医药费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你,哈哈大笑,说:“这你不用操心,难道每学期三千元的奖学金,加上咱那位老乡的资助和西方伊斯兰教驻华大使中心的资助,我们还愁什么?你,听哥的话,按时吃药,努力学习。”在我的记忆里,这是自那年起你笑地最舒服地一次。

我知道,这两年来你的不容易,既要学习,又要为我求医。自强地你,不愿在任何方面输给别人——学习成绩在班上遥遥领先;班长和支部书记的职务非你莫属;迎接外宾,从来也少不了你……有时候,我真得很自惭,如果没有我,你可以飞得更高。而我在自惭地同时又为你庆幸,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适合学临床医学,适合你的只有行政管理。这两年的锻炼,也让你越来越接近你所喜欢的专业。

哥,感谢你为我撑开这片天。我相信,从此我的天空将不再灰暗。

哥,今夜月光依旧。身在异乡的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