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二叔不仅扮演着父亲、母亲,更多程度上他扮演着我们最真挚最温暖的伙伴。虽然父母不在,但二叔从不逼我们去做我们不愿做的事,从不打骂我们。记忆中他为了妹妹打过我一次:妹妹要玩我的玩具,我不给,二叔让我给妹妹,我不肯,他就狠狠地抽了我两巴掌,他说:“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作姐姐的就应该照顾妹妹,你怎么能够欺负妹妹呢?”奶奶病倒了,二叔除了给奶奶取药、照顾奶奶外,又要给我们做饭,包揽家里所有的活。正是六月农忙季节,一年的劳动成果都等着二叔一个人去收获。现在回忆起,二叔感慨到:“那段日子是人生最艰难的日子,生活一下变了样,我不知从哪头做起。”老母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四个无人管顾的孩子要填饱肚子,农田里的庄稼随着艳阳的足迹大片大片地黄,一个人,凭着两只手能拼搏到哪里去呢?

父亲为人老实、本份,又没有文化,做事总是吃亏,他瘦弱的肩膀承担不了家庭的重担,从未放下。“如果将来我考上了大学,那你就跟我走吧!咱们去城市生活,”我对二叔说。二叔说他会想念父亲的,他想起父亲在田间苦苦地劳动,想起父亲那张布满皱纹苍白的脸,怯怯的眼神他会心痛的,他想陪在父亲身边,帮父亲分担一些责任……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我还能说什么呢?人生路上,能有这们的亲人也不枉此生,能有这样一份超乎寻常的爱今生已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