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条鱼,努力寻找离开水的出口;我是一只鹰,试图飞出蓝天的庇护;我就是我,我要跑,跑出父母的视线,跑上自己的人生轨道。

年的中考我落榜了,家人让我复读,而我却坚决地拒绝,执意背着大大的旅行包,踏上西去的汽车。隔着玻璃窗,我看见母亲在哭泣,父亲在叹气。我鼻头有点酸,转过脸去。“嘟——”一声长鸣,汽车开动了,母亲随即跟着汽车跑,一遍一遍地嘱咐,一遍遍挥手。我抬头看着天空,灰蒙蒙的,我的心情却无端地灿烂起来。

在我上工的第一天,就品尝到打工的“滋味”。领导们都一个个嘴里叼着烟,神气的在工地上视察,并给新来的工人讲着工地上的规章制度和安全知识,嘴里、鼻子里冒着一丝丝白烟随着微风飘向天空,显得多么高贵啊!那些工长们更是冷酷,他们个个很严肃,戴着安全帽坐在阴凉处监工。

终于熬到放工,回到宿舍摊在床上,浑身疼痛,筋疲力尽,连打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可还得打饭去,不然就没吃的,更何况明天还要干活呢,不吃能行吗?于是我拿起碗去灶房打饭,当我走出宿舍时,发现天空布满了乌云,黑沉沉地压下来,好像快要下雨了。

第二天,天气放晴了。我走到热闹的街上,来到电话厅旁,拿起电话,拔通了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喂,你是谁,找谁?”我听到母亲苍老的声音,我很拥入她的怀抱大哭一场。“喂,怎么不说话呀?”母亲的声音有些急切,也有些颤抖。“妈妈,是我,我是利利”。此时泪水早已从我的脸颊上滑落下来。“妈妈,我很累!”“孩子,累了就回家,知道吗?”母亲的声音更加颤抖了。在颤抖的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温暖啊!放下电话,我挤出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黄河岸边,微风吹指可面,河水流速很大,水面上不停地产生一圈圈地旋蜗。我独自一人站在岸边,思绪像乱麻一般纷扰,心中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我站在黄河岸边一直到黄昏时刻,才知道城市已经一片灯火阑珊了。面对远方模糊的城市,真想狂喊一声。我站在河边,尽管误了吃饭的时间,但一点儿也不感觉到饿。

在回眸处凝神望去,生命的价值熠熠生辉。在征程中我们奔跑着,留下或多或少的痕迹,怀着独一无二的心情,追着太阳,追着浪潮,追着生命,追向人生之路的灿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