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壶浊酒浇开一抹芳华,像一滴清泪化开一片冰心,像一缕炊烟袅开一段情谊。如丝如缕,绵延不断。有时,我也想依靠着你,我的父亲。

这是一个夏夜,骤雨仿佛要将这座城市颠倒。儿时的我与父亲走在街上。

刺骨的寒风向我袭来,我不禁哆嗦起来。父亲似乎看出我的寒冷,用那长满老茧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渴望还没感受几分温暖时。脚下一滑,掉进了路边的水沟。

这沟水如果闻一多先生所说一般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更不是美丽的地方。油漆味在我鼻里进出,垃圾浮在我身边的水上。我抬起沉重的头,用求助的目光向父亲看去。父亲却一脸坚毅,说:“勇敢一点,站起来。”这让三年级的我如何做到,我仍坐在水沟中不愿尝试。我与父亲久久对视,我早已不再畏惧这沟死水,竟有勇气一直坐着,我希望父亲,将我抱起来。

父亲却依然是一脸的执着:“今后你会遇到更多的挫折。”我却迟迟不愿爬起,父亲也没有继续对我说教。我只好将委屈从眼中发泄,大哭了起来。父亲那张满是沧桑的脸先是无奈的摇头,接着露出浅浅地微笑,看见那父亲笑后便会出现的皱纹。我停止了哭泣。父亲缓缓向前,弯下腰,将手递了过来,我毫不犹豫地将手伸过去。父亲将我拉了上来,慈祥地说:“你能答应我,以后能够坚强勇敢地生活吗。”我微微点头说:“好。”父亲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自从那天起,我便向父亲承诺要坚强。父亲奔波四处,辛苦地工作,我已许久未曾感觉父亲手掌的温度。每一次向父亲索要东西,却未曾说过一句感谢的话。父亲被岁月刻出了皱纹,压塌了背,多了几丝白发。却不曾说些什么。每次分别去外地时,你总一脸的轻松,但前一夜泪却滴湿了枕头。

我的心里想对你说的话仍有许多揣在心头。我想像儿时一样紧握着你温暖的手。父亲,有时我也想依靠着你,就如同从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