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是漫天大雨下泥土被润湿的气息,是人潮涌动的小餐馆中飘散客气的香气,是儿时放学路旁糖葫芦甜甜的香气,是彼时回忆间莫名的味道。

灰蓝苍郁的天空之下,每个人都以千百种形态而活。或浮躁,或平静;或愉悦,或惆怅……每种气息都以它独特的味道行走在城镇乡间。而最美的,只怕是回忆中的味道。

朦胧间,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地方。那片宽广的原野之上总是流动着一股甜腻的味道,历经时间的考验,久久不曾散去。那便是我从小情有独钟的味道,酒酿圆子的味道。

从我第一次回到这个母亲离开多年的乡村,那种紧密的熟悉感就将我环绕,不知为何有一种魂归故里的微妙触觉。也就那时,我第一次从花白头发的外婆手中接过那一碗热乎乎的酒酿圆子。那时我还要拼尽全力踮起脚尖才能看到灶台上那口锅底发黑的铁锅,可一切却又那么清晰,在我的眼前上演着无声的电影。或许是因为那独特的味道一直吸引着我,入口软糯小巧的汤圆,酒酿中不易察觉的酒香,在此去经年里成了我心中最挥之不去的味道。莫非酒也能使人入梦,不然我又怎会看到那苍老却又熟悉的面容,那样的期盼,一次又一次地想念也就只能在每次捧起酒酿圆子时方能感受得到。

时间像外婆手中的针线活,一针一线穿过记忆的织布将那些零星的片段又重新编织起来。

有事,我们总是不可控制的去怀旧去怀念那些明明早已逝去的纷乱。前段时间妈妈竟然托人带回来一只板鸭。这样的举动不免让我惊讶,鲜少食肉的妈妈又怎会如此主动,不免发问。母亲的的回答再一次拨动我的心弦。“哎,突然想起来刚到厦门第一次吃到的板鸭,总想尝尝还是不是当年辛苦打拼时的味道”我们去怀念某样东西并非因为它自身价值,更重要的或许通过它你能让回忆倒流去感受那些逝去的岁月。

味道,让一切都褪去了苍老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