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是个色彩斑澜的梦,童年也是朵五颜六色的花。

记忆中的奶奶脸上总是笑嘻嘻的,说起话来也很温和。每次我们伤心难过都是她用柔软的声音来抚慰我们幼小的心灵。尽管如此我总不听她的话,她让我干什么我偏不干、她也就没有办法,只是摇摇头说:“这孩子给惯坏了。”我就在远处向她吐舌头做鬼脸,她怎么也不恼,于是我也就悻悻地走开了。当然这样的情况发生,大多是爷爷不在场。

过了几年妈妈生了弟弟,随着弟年龄的增长,他也需要一个人照看。奶奶本来就非常疼爱弟弟。大概是因为弟弟是个男孩,也许是因为对孙儿的本能的爱,各种理由参半。所以这个重任就落在了奶奶肩上,她也欣然接受。而且乐此不疲。所以奶奶整日的抱着他。奶奶抱着弟弟所以我也就不高兴。有一天晚上家里来了好多人。我刚睡醒就哭,奶奶怀里抱着弟弟吓我,说如果再哭就让那些人割掉我的耳朵。我吓的不哭了,用眼睛狠狠的瞪着他,心里在骂道:什么,你有什么了不起。心里面很是不舒服,但也只有偷偷地在心里发牢骚。

现在想起来只是小时候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爱罢了。

童年里我真的很调皮,记得我和堂姐常常在一起玩过家家。她的手很巧能用泥已捏很多漂亮的小泥人。等到我们玩到天黑了,眼看着她把小泥人收起来,心里恋恋不舍那些小泥人,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去偷,至于偷了来做什么也就忘了。她知道是我拿的,就来找我算帐,我远远地看到她便藏在土墙后面,尽管如此还是被她轻而易举地抓住。抓住了我也不陪罪任凭她发落,她就问我小泥人到哪里去了,我只说不知道,她也无法就将我放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让我碰小泥人。今天想起来也觉地幸运,她并没有不和我玩,只是对我多了戒心罢了。不过二三天也就忘了,所以以后我也时常偷,她也常常抓我。

童年的故事就像一朵朵炫丽多彩的花,每一朵花都有一段令人哭笑不得,但又充满温馨地记忆。偶尔撷来一小朵。它使你充满清香。